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企业岂能一关了之  

2013-03-25 09:24:47|  分类: 学界之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石化傅玉成先生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,语出惊人,他说:企业不能伤害人民,不要讲成本,活不了就关掉。作为企业家,作这样的表态实属不易,理当受到尊敬。不过尊敬归尊敬,但我认为傅先生对企业排污问题的看法有些简单化了。不是否定他,而是觉得这个问题应从更深的层面来考虑。

首先,说企业不能伤害人民是对的,我同意。比如有些企业制假贩假草菅人命,为富不仁当然该关闭。然而据我所知,时下企业界这类害群之马虽然有,但为数并不多。多数情况,是企业在生产有用商品时也伴生副产品,这些副产品会伤及人的健康。火电是典型的例子,恐怕今天我们谁也离不开电,可人们在享用火电的同时,也承受着废气污染,请问火电厂是否该关闭?

也许你会回答,要看企业如何处理废气,处理得好不必关;否则就该关。听来是这个理,不过想多一层,这就带来了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,企业成本。众所周知,处理废气非空手套狼,要花钱买技术设备,如此企业成本必增加。麻烦在于,成本高了有的企业能消化而有的企业消化不了怎么办?对此傅先生的观点是企业不要讲成本。怎么可能呢?你中石化是大国企,财大气粗可不讲成本,中小企业不讲成本怎么活?

于是傅先生说:“活不了就关掉”。要是真能这样就好了,一了百了,不会再有污染。可不知傅先生是否想过这样做的后果,投资者要蚀本是肯定的,另外电厂关闭电供会短缺;而电供短缺必拉高电价;电价上涨或拉闸限电下游企业可能会停产;企业停产必增加失业。可见,关闭企业也有代价,同样会伤及无辜。

这样说并非是为企业开脱,其实跟大家一样,我也看重健康,也希望空气清新。然而古来事难全,两害相较,我们应去寻求更有效的办法而不是将企业一关了之。一个基本事实是,中国尚处在工业化中期,搞工业总难免有程度不同的污染,若一刀切,有污染就关闭,那不被关的企业能剩多少呢?这确实是两难:一方面环境要保护;另一方面工业要发展,鱼与熊掌何以得兼?

还是看经济学怎么说吧。企业排污在经济学里被称之为“负外部性”。传统观点认为,但凡有负外部性的地方市场便失灵,政府得出面干预。怎么干预?有两个办法:一是关闭企业;二是强性征税补偿受害者。过去学界对此一直深信不疑。而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科斯发表那篇《论社会成本问题》的文章,可谓石破天惊,一举改变了人们的看法。科斯说,即便有负外部性也无需政府干预,政府唯一要做的就是明晰产权。

是这样吗?我认为是。不过关于明晰产权我这里需做点解释。科斯的大文已发表半个世纪,想不到今天还有人望文生义,以为“明晰产权”就是私有化。其实这是对科斯的误读。科斯讲“明晰产权”并非私有化,而是指由谁承担社会成本。所谓社会成本,是指与私人成本对应的另一种成本。经济学说,发生在企业内部且由企业承担的成本(如原材料、工资、折旧等)为私人成本;而社会成本则是发生在企业外部(如排污的损害或治污)的成本。外部的社会成本怎么分担,在科斯看来是产权界定问题。

可见,科斯强调的明晰产权,与公有私有无关,而是界定社会成本的承担主体是谁。这问题与企业排污有关么?当然有。比如,若将社会成本界定由企业承担,企业就没有排污权,如此企业就不得有污染。反之,若社会成本界定不由企业承担,企业便有排污权,环境问题企业就不必管。当然不是说环境可以被污染,环境还是要保护,所不同的是,保护环境的成本不由企业承担而由社会(政府)承担。

 最近与朋友讨论,有人说:既然是企业损害了环境,那么直接规定由企业承担治污成本好了,何须再界定什么产权?人们这样想可以理解,可世上的事还真没这么简单。这样说吧,要是强令治污皆由企业承担,当初蒸汽机发明后恐怕很难应用于工业,欧洲工业革命也可能搞不起来。说近点,假如建国初我们就规定企业必须自己治污,中国的工业绝不会有今天的基础你信不信?

另有行内朋友问:科斯当年不是说“只要产权清晰,产权界定给谁不重要”吗?可为何我们现在还大谈产权归属?是的,科斯的确那样讲过,但要指出的是,科斯讲那番话有个前提,那就是交易费用为零。反过来,若交易费用不为零,产权归属就不是不重要而是非常重要了。这是说,一旦有交易费用,产权归属就得按交易费用定,不然会加重社会摩擦,麻烦不断。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很多:如行人在机动车道被撞,按说汽车司机没责任,可交通法却不对汽车司机免责为什么?理由是那样做交通事故会大增,交易费用会奇高。

回头让我再说企业。同理,排污虽是企业所为,但考虑到交易费用,社会成本的分担我认为也不能一概而论。大致可分三种情况:第一,若企业所在的行业是产能过剩的产业,让企业承担社会成本当然没问题,因为即使这类企业倒闭了也无伤大局,交易成本不会高;第二,若企业属于支柱产业且产能短缺,由于这类企业经济带动力强,政府不可袖手旁观,为减少污染至少应部分地补贴企业技改;第三,若企业属高新技术产业,这类企业事关国家的核心竞争力,其社会成本应全部由政府承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