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编教材岂能假公济私  

2011-06-29 10:16:04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把编教材的事历来看得神圣,特别是对那些编教材的老师不仅心怀感激,而且崇拜得很。当年我在大学读经济,启蒙教材是由宋涛老师主编,后来我所以考宋老的博士,学他编的教材是重要原因。1985年在武汉座谈会上第一次见到宋老,我们的交流也是关于那本教材。可以说,是宋老编的教材指引了我,并且决定了我今天的职业选择。

1992年我进党校任教,曾有多次编教材的机会,而我却躲躲闪闪,能推则推。很多同事不知我为何故,其实,不是我不想编,而是不敢编。说白了,是怕自己学术功力不够而编出的教材毛病太多,误人子弟。这样讲绝非故作谦虚,也非妄自菲薄,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清楚。可近几年我却改变了看法,九十度大转弯,也许是粗制滥造的教材见得太多,潜移默化,慢慢变得麻木,至少先前对编教材的那种“神圣感”已荡然无存。

不便具体说出谁编的教材不好,点名道姓不合适。总体讲,当下教材有些滥是事实。以“政治经济学教材”为例,地方高校不说,单就党校系统就有几十种。不仅版本多,而且越编越厚。何以如此?究其原因原来是老师评职称要出书,要比出版的字数。再有,就是有些教材不规范,编者假借编书之便,常常把自己的看法编进教材里,到处可见“我认为”。这样,别的教师不同意,当然不用你的教材,编书没人用,劳师动众却成了废纸。

那么怎样的教材才算好的教材呢?我本人没编过教材,没有经验本不该品头论足。然而前半生都在读书教书,没养过猪但却吃过肉,一本教材好不好自认为还是分辨得出。在我看来,一本上乘的教材至少要符合三条标准:第一,主编在本学科是领军人物,具有权威性;第二,框架体系要完整,有内在逻辑,而且文字表述准确;第三,内容相对稳定。即哪些内容进教材哪些不能进有严格甄别,既博采众说,又不是大杂烩。

主编为何一定要有学术权威?说来道理其实也简单,教材不是个人专著,你自己著书立说可以想写啥写啥,文责自负,没人会管你。而读者对你个人的著述,读不读也是自行决定,你也强迫不了谁。可教材不同,她是教学双方共同依照的蓝本,教师要按教材讲,学生也得按教材学,一手托两家,像此等关乎育人、功在千秋的事没有高人把关怎么行?而一般说来,主编的学问大小与教材质量密切相关,主编有权威,则教材就有权威。

当然也不是那么绝对,初出茅庐的学者也可能编出不错的教材。但多数的情形,名家主编的教材我认为把关会更严些。因为名家不仅学问大,把关能力强;而且名气大,更不敢掉以轻心。对名家来说,是否多出本书事小,但名节事大,要是编出的教材瑕疵太多而坏了名声,那才是得不偿失。这样看,名家编教材的压力确实要比普通人大得多,默默无闻的学者编教材,编得不好代价不高,无所谓;但名家若编出劣质教材则会千夫所指,引起公愤。

再说教材的框架体系。在我看来,框架设计有个重要原则要遵守,那就是突出主线,章节之间要有内在逻辑。换句话说,从第一章到最末一章,都应紧密围绕主线,由表及里,由浅入深,步步深入,逻辑井然。这不仅符合人们认知世界的规律,也是我们学习知识的一般路径。想想看,小时候我们学数学,是不是先从学加减开始,然后才学乘除,再后来才学更复杂的运算?如果教材不这样编,一开头就学微积分,那样学起来岂不难于登天?

经济学也如是。马克思写《资本论》,也是从最简单的“商品”开始,从商品二重性到劳动二重性;从单个资本再生产到社会资本再生产;从生产、交换,到分配与消费,这样一步步揭示了剩余价值的来源与资本积累的必然趋势。可反观当下我们的社科类教材,篇章结构有逻辑的不多,凤毛麟角。有的教材仿佛就是一个拼盘,像本专题文集,章与章不搭界,看不出关联。而有的则是将“问题”分方面平设篇章,这样貌似有逻辑,但实际是一盘散沙。

至于我说的教材要相对稳定,是指教材的内容要有取舍,要力求正确。不能把教材当个筐,啥都往里面装。一本好的教材,个别内容可以修订,可以有增减,但不可颠覆性地被推翻。为此,在主体框架搭定之后,选择哪些理论(观点)进教材,哪些不能进,编者不仅要有学问,而且要有鉴别力。经验说,只有把普遍的原理和主流的观点编进教材,教材才能相对稳定。否则,若编进了那些有争议的理论,日后一旦被推翻,不仅教材稳定保不住,造成的负面影响更难挽回。

与此相关,还有个现象要特别指出,现在有不少学者以为把自己的论文编进教材,观点就能广为传播而得到学界公认。其实不然,你的观点若不正确,经不起时间考验,就是写进去也没用,不可能被大家接受。相反,如此假公济私除了令人反感,就是贬损教材的科学性。所以编教材绝不能唯我独尊,不能夹“私货”,要海纳百川。历史表明,学者惟有恪守职业道德,以科学态度传播科学方可赢得人们长久的尊敬。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