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也说“一教学为中心”  

2011-06-25 10:46:02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学校当然是要以教学为中心,舍此无他。这本来用不着多做讨论,可此事似乎一直未能解决得好,至少目前的状况还不尽如人意,需要改进。前些年我在经济学部任教时就曾多次呼吁过,无奈人微言轻,也就说说而已,不管用。这里再写文章,并不指望现在说了就管用,人贵自知,我不会那么想。只是本人已不在教员岗位,身份换了,再没有为自己争利的嫌疑,可以比以前说得更透彻些。

其实不止是党校,我知道的其他高校也大抵如此。据在高校工作的师友说,现在高校也有不少教师不愿站讲台,想方设法往行政部门挤。何以如此?原因是高校里教师地位相对低,得不到应有的重视。焦点集中在住房与医疗,比如一个教师,教书教到退休顶多也只能享受正处级待遇(即正教授参照正处级福利),而在行政部门做管理,做得好却可到副厅、正厅,这样机会不均等,教师要改从行政也就情理之中、见怪不怪了。

相对来说,中央党校教师的待遇要好些,高半格,副教授参照正处;教授可参照副厅。但尽管如此,同样还是有人想改行做行政。几年前苏荣同志做常务副校长时多次表示对此不理解,而我们做教员的其实都明白,就四个字:“利益使然”。想想看,一个教授要是没有啥行政头衔,哪怕学问再大,课讲得再好,副厅待遇也就到了头。若改做行政就不同,不仅有望到正厅,到副部也有可能,虽然最后未必做得成,但至少有这种想象空间。

这些年,我们讲“以教学为中心”,很多人以为,就是学校的各项工作围绕“教学”运转就行了。这样理解当然不错,但要追问的是,一所学校若把教学作为轴心,作为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,教学水平就一定会高么?我看未必。以教学与科研为例。教学以科研做基础,科研为教学服务,党校一直在这么做,所谓“教学出题目,科研做文章,成果进课堂”,讲的就是这种科研服务教学的关系,可实际效果如何呢?毋庸讳言,科研若说尚差强人意;可教学与学员的期待却有不小的距离。

问题出在哪里?我曾说过,以“教学”为中心归根到底是要以“教员”为中心。是的,一流学府要有一流的教学,而一流的教学必须有一流的教师。这是说,提高教学质量,主角只能是教员,其他人可以帮忙但代替不了教员。教员若不专注教学,旁的人再怎么做教学也不可能好。唱戏的不急敲鼓的急,急有何用?所以以教学为中心不能见物不见人,要以教员为主导,要以教员爱岗敬业、安心教学为前提;否则优秀教员纷纷改行,想有一流教学那是异想天开。

我所以主张办学要以教员为中心,当然不是说行政人员不重要,而是比较起来目前教员的地位的确低了些,需矫枉过正。说点个人的体会吧。之前我做教员时有件事一直让我感到不爽。教员每次上课,都要由学员热评,当场打分。作为管理手段,让学员打分倒也没什么,无可厚非;而我想不通的是学员考试为何不让教员决定?怎么考学员比如开卷还是闭卷、笔试还是答辩等,教员却没有决定权;甚至连最低分不能低于多少也通常是由管理部门定。

另一方面,与教辅人员相比,教员面对的约束也不对等。学员给教员打分,这样教员有严格“考核”,每年职称晋升,年度评级,皆以学员打分为依据,若打分不够“标准”,则一票否决。可教辅人员呢,多年来却没人给打分。按理说,教辅部门为教学服务,服务如何也该由教员给评评分。这样一石二鸟,不仅可提高教员地位,而且可敦促教辅部门改进服务。时下有不少教员反映到校内有关部门办事难。为什么会难?设想一下,倘若教员对教学相关部门有评分权,办事还会像现在这么难么?

在去年召开的全国党校教学改革会上,有地方党校的同志讲,办一流党校要有一流名师,这样就得营造出尊师重教的氛围,让教员感到光荣。可现在不少学校并非如此,行政色彩过浓,比如有些纯学术会议,台上坐的全是领导,教员就是再有学问,无一官半职也只能坐台下。这种导向,不是鼓励大家做专家而是做官。类似的意见我在校内也听到过。有教员问,每次学员座谈都要求有关教员参加,可召集方却往往只介绍出席的领导而对教员视而不见,为何不能给教员平等的尊重?

回头再说教员的福利。党校教员并非圣贤,当然会关心福利待遇。由此看,落实以教员为中心,关键的一点就是要让教员“有机会”享受到校内的最高福利。请注意,我这里说的“有机会”,不是说让所有教员见人有份,而是在制度安排上给教员开一条通道,不做官,教员做得好也能够享有最高待遇。如此一来,大家也就用不着再往行政部门挤了。退一步,即使将来享受不到某种待遇,教员也只会怪自己而不会怨天尤人。

跟下来,似有两个相关的难题要解决:第一,让党校名师享受校内最高待遇,国家政策是否允许?我想这应该不是问题。有先例可循,现在中科院院士的待遇就相当副部。自然科学家可以,社会科学家当然也应该行。政策是人定的,总不能因为“政策”而作茧自缚吧?第二,倘若将来政策允许,那么哪些教员才可享受校内最高待遇呢?这确实是个难题,但办法一定有,不过还是想先听听大家的高见,容我另文再说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