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“研究式”考试  

2011-05-15 17:19:26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但凡做学生的都怕考试,即便有不怕的,恐怕也是凤毛麟角,人数不会多。当年我读大学功课几乎考“全优”,可若我说不怕考试那是在骗你。三年前参加党校学习,按理不应再怕考试,自己是党校教员,加上考官又都是多年的同事,但真正考起来还是要挑灯夜战,如临大敌。是的,从教十数年,只教不考,早忘了被考的滋味,而那次参考才让我意识到考试对学员有多重要。

党校学员看重考试,是好事,不奇怪。不是说考得好就能提拔,其实大家心知肚明,考试成绩与职务晋升没多大关系。学员所以重视考试,原因有多方面,一言难尽,不过此非本文重点,这里不去谈它。我们要讨论的是,既然学员重视考试,那么党校的考试应该怎么考?考什么?干部教育毕竟不同于学历教育,高校侧重考知识,若把高校的考试搬到党校,张冠李戴肯定不合适。

然而据我所知,党校早年也是考过知识的,比如中青班的入学测试就考过《共产当宣言》哪年发表、康德是哪国人等一类的题目。这类知识性考试,需死记硬背的东西多,考得学员手足无措,怨声载道,说党校像考中学生。我体会,当时所以要那样考,一是为了对学员摸底;同时也是为了给学员一个下马威,让他们多些压力。现在看,那种考试对学员确实有些勉为其难,不合适。

既然学员意见大,入学考试不久即被取消,而毕业考试也一律改为写论文。无需再背书,压力轻了学员当然欢迎,但这却给教员带来两大难题:第一,无从知道论文是否由学员自己写。有的人平时用功不多,可论文却写得好,即便你怀疑他背后有枪手,可无真凭实据照样得给高分;第二,论文选题各不相同,谁分高分低,评判标准不好掌握。通常的情形是,得分低的学员不服气,认为自己论文不差,只是评卷老师不赞成他的观点而已。

平心而论,学员有这种反映也并非空些来风,类似的情况肯定有。想想也是,评卷教师若不同意作者观点,得高分的希望确实不大。前些年我在经济学部管教学时,就时常有学员通过我找评卷教师理论。也许是这样的事情太多,后来又回到了考知识,不过不同于以往,是开卷考,无需死记硬背,且考前有串讲,重点也明确。原想这样的考试学员不应该再有意见,哪知考下来还是意见一大堆。

前年寒假前,我参加培训部学员座谈,会上就有学员说,党校的考试太稀松,要求太低,学得好不好都得高分,分不出优劣,考试没啥实际意义。所以学员建议要从严考试。从严考试当然没问题,教务部操作易如反掌,问题是究竟“严”到什么程度合适?那天散会后李书磊副校长把八部一所分管教学的负责人留下来,现场研究,一致的意见是,中青一班写“读书报告”,中青二班采用答辩式考试。

去年实验了两学期,效果应该说不错。让中青一班学员写读书报告,重点当然不光在写,其实是在读。而且阅读书目是由教务部与各教研部(所)共同定,学员得按指定的书目写。作如此规定,一是敦促学员读书,不读书肯定写不出;二是避免别人捉刀。看得出,学员对这种考试很紧张,不是他们不会写读书报告,而是不知考试用的读书报告怎么写。我曾专门就如何写读书报告作过说明,可学员的压力仍不小。

相比起来,我认为中青二班考试的压力要更大些。答辩考试在党校史无前例,对学员来说也是大姑娘上轿,头一回。共20道题,学员现场抽签,现场答辩,三个教员考一个学员,难度可想而知。当时正值学员毕业前夕,按往常的经验,大家免不了会有些应酬,可那些日子谁也不肯外去,每到夜晚,中青二班宿舍是灯火通明,好一派繁忙之景。考完后有学员说,答辩考试要读的书太多了,苦是苦一点,不过收获还挺大。

回头看,这次考试改革虽算成功,但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。比如中青一班写读书报告,初衷原本是让学员读书,避免别人代笔,但事实上,读书报告仍可由他人写,而且评卷教员也发现不了。再比如中青二班的答辩考试,题多面广,让学员抽签答题,这样尽管学员下的功夫大,需准备的资料达几十万字之多。可这些多数皆面面俱到,很难对某问题作深入研究,也很难出创新性的理论成果。

这些天,我一直在思考党校的考试到底该怎样考。想来想去,我觉得应该突出“研究性”。党校历来强调教员要研究式地教;学员要研究式地学,那么理所当然,考试也得研究式地考。有两个要点:第一,考题要以问题为导向,学员可写论文,也可写研究报告,但需有独立见解,不能只归纳别人的观点,人云亦云;第二,不论写论文还是写研究报告,一律要通过答辩。答辩不仅可将研究引向深入,而且可看出论文是否是学员自己的成果。

从本学期开始,中青一班考试增加了答辩环节,刚刚布置下去,学员会怎样看尚未可知;另外,中青二班考试是否改为写论文,也需要再研究。总之,增强考试的“研究性”,方向不应该错,至于具体怎么考,可以试错。摸着石头过河,不妨先走一步看一步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