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说火车实名制问题  

2010-02-28 23:40:10|  分类: 学界之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篇写“假如没有黄牛党”,是春节前一天,要过年,没法在报纸上发表,于是只好先挂在网上,投石问路,也是想听听网民的意见。几天前上网一看,好家伙,网上一片责骂。反正骂死人不偿命,没人管得了,想骂尽管骂。所幸我自己不蠢,早就刀枪不入,对所有尖刻言辞皆一笑置之。

有理说理,读者不同意我当然可以批评。可惜的是,网评中却很少有理性的声音。曾说过多次,经济学者并不冷血,也有同情心,但经济学者的任务是要揭示规律,所以做经济分析得尊重逻辑,不能用情感代替理智,否则让同情心先入为主,一叶障目推理会谬之百出。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,故对谩骂我历来不理,而对非理性的批评,也从不回应。

不过这次不同。我所以要写这篇文章回应,并不是因为挨了骂,而是此话题关注度高。事关很多人的切身利益,大家要站出来说话很正常,我不反对人们表达诉求,而且追求利益最大化没有错,无可厚非,问题是政府兼顾效率与公平应该怎么做。我在前文指出,铁路实名购票劳民伤财,不是说政府不该打击黄牛党,而是从经济学角度看实在是得不偿失。

我的观点至今不变,春运铁路运力(车票)短缺,并非黄牛党惹的祸,而是我们的特殊国情所定。一方面,春节回家团聚乃国人传统,千古不易;另一方面,这些年进城务工的农民数以亿计,这么多人要同时回家,铁路当然会不堪重负。困难在于,春运再紧张,铁道部也不可能另造铁路或火车,不然春运一过就得闲置。这就是问题的关键,春运期一票难求,原因即在于此。

不是要为黄牛党辩护。平心而论,黄牛党确实只是运力短缺的结果而不是运力短缺的原因。不论有没有黄牛党,谁也不能否认春节运力短缺是事实;相反,车票短缺却不让涨价,黄牛党这才应运而生。有谁见过黄牛“倒”机票么?没有吧?那么黄牛为何不去“倒”机票?答案是机票无价格管制,无利可图当然不会有人“倒”。由此看,打击黄牛其实只需放开价格一招,兴师动众地推行所谓实名购票,投入大量人财物,结果车票没多增一张,反而购票、验票更繁琐,这不是劳民伤财是什么?

有人赞成实名购票我理解,是的,今年不少人的确是买到了低价票,得了实惠,他们当然会叫好。可若去听听那些没买到票民工的意见,知道他们怎么看吗?还是怨声载道。也难怪,假若铁路总运力只一千万张票,需求却是两千万张,这样不管搞不搞实名制,总会有一千万人买不到票是不是?这是说,实名制只是让谁买到票或让谁买不到票,改变的仅是购票规则。不怕浪费时间打电话或排队的肯定能优先买到票,而那些没时间的,即便出高价也会买不到。

我还有个推断,只要火车票价格不放开,若明年再行实名制,不仅黄牛党将死灰复燃,且身份证造假也可能会成一大产业。今年是实名制试点头一年,各方严防死守,结果“倒票”的事还是四处可见。不仅广州、成都有,其他城市也有。事情明摆着,政府管制了价格,有差价可赚,黄牛党怎能不见利起心?退一步,即使黄牛不主动上门,可有的人时间值钱,为省时间,他们也会找黄牛“代劳”呀。

经济学说,商品供不应求价格上涨,供过于求价格下跌。这本是经济学常识,理论上不会有人反对。可奇怪的是,一回到现实人们往往就不这么看了。不是吗?比如春运火车票明明短缺,可人们却不希望涨价。何以如此?查看了一些文章,归纳起来理由有三:一是铁路系国家投资,且垄断经营没有竞争; 二是铁路客运乃公共品而非普通商品;三是放开价格车票会漫天涨价对消费者不公平。

是这样吗?我看未必。先说第一点,铁路系国家投资没错,目前也少有民营资本进入,但这样能说是铁路客运就没有竞争么?非也!事实上,从国内整个客运市场看,铁路不仅要与公路竞争,而且要跟空运竞争。铁路今天所以顾客盈门,说穿了是低价竞争的结果。不信把火车票涨起来,顾客会不会跑到空运与公路那边去?当然,我也赞成铁路引入民营资本,但没有民资进入绝不等于没竞争,更不能成为价管的理由。

说铁路客运是公共品而非普通商品,我也不同意。铁路与空运、公路运输比,究竟“特殊”在哪里? 这些天思前想后我也不清楚。经济学说,公共品的重要特征是消费非竞争、非排他。可铁路客运并不如此,不仅消费竞争激烈,而且高度排他。一张车票被我买了,你就买不到,怎能说铁路是公共品呢?有人说,铁路是国家花钱建的,“人民铁路”只能卖低价。这是什么话?国家投资的产业岂止铁路,难道国企产品都只能卖低价?没这个道理吧!

至于放开铁路客票会否漫天涨价,我的看法是不会。说过了,铁路面临公路与空运的竞争,火车票价若接近机票价,顾客会选坐飞机;若低于机票但比汽车票价高太多,顾客会改坐汽车。所以一般说来,火车票价会在机票与汽车票之间浮动。其实,早几年春运期间车票价上浮20%而平时下浮10%就是不错的办法。春运多付点钱,平日少付点钱,算总账对消费者也公平。

最后再多说一句。政府管制火车票价格,春运不涨,平日不降,这无疑是让平日坐火车的顾客掏钱补贴春运坐车的顾客,想想看,这对平日坐火车的顾客公平么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