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丽江应向游客收空气呼吸费吗  

2009-08-23 01:32:24|  分类: 经济分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去年赴丽江调研,一天夜晚得闲,便与几位同行一起去听纳西古乐。纳西古乐我并不懂,但对宣科先生的名气早有耳闻,慕名而去,当然结果也不虚此行。那晚不仅乐队演奏得好,宣科的主持更是别具一格。他操淡淡的滇西口音,谈古说今,风趣诙谐,不时令全场捧腹。而给我最深的印象,是宣科先生说丽江空气清新,应让我们这些外来客每人缴一元空气呼吸费。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他一番调侃,当时让我想到了生态补偿那方面去。

丽江作为历史文化名城,常年游人如织,靠旅游就赚得钵满盆满,自然不会在乎再多收一元钱,也许正因如此,当地政府对宣科先生的建议未加重视。不过不收归不收,但不等于丽江就不该收,两回事。不妨设想一下,假如丽江财政很差钱,政府硬要向游客收费,你有理由反对吗?俗语说,天下无免费午餐。你享用了人家优质的空气,让你支付一元钱不多吧?何况丽江要保持这样的空气质量也有代价,比如放弃上重化工业就是他们的机会成本。

先不说丽江,若转从广大西部地区看,生态补偿会显得更紧迫。几年前我应邀赴陕西汉中讲学,那里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,山川秀美、物产丰富。可遗憾的是,汉中今天的经济却差强人意。何以如此?当地官员说,汉中被国家划定为“限发展地区”,为保护生态,很多工业项目不许上,看着人家赚钱,可他们只能束手无策。是的,汉中不比丽江,旅游未兴,虽说也是山青水绿,可没有赢利模式,环境再好老百姓也得受穷。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当地官员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另一个例子是山西。山西是资源大省,盛产煤。若论对国家工业化的贡献,这些年山西当记头功。可就是这个地方,由于资源的过度开采,近年不仅矿难频仍,且生态环境也每况愈下。为恢复生态,省委提出要转型发展、安全发展、和谐发展。转型发展当然对,也迫在眉睫。问题是产业转型不能空手套狼,要有大笔的投资才行。比如山西的文化旅游,据说地上文物占全国的70%,可见潜力之大无人能比。可由于地方财政拮据,基础设施差,旅游业却至今难成气候。

这样的例子西部很多,举不胜举。不过我认为以上两例皆典型,而且也有代表性:汉中是国家为保护生态限制了发展;山西则是为国家提供能源而损害了生态,而且能源过去多年都是计划调拨。由此看,无论汉中还是山西,他们都有理由要求国家补偿。所不同的是,前者是弥补发展的机会成本;后者则属于还账。欠账还钱,国家对资源性地区补偿理所应当,不必说。事实上,中央财政这些年也一直对山西有支持。眼前要研究的是,国家对像“汉中”这类限发地区怎样补?

说过了,国家限制某地上重化工,若从经济学角度看,发展重化工的收益就是该地区保护生态的机会成本。国家给补偿,说到底,不过是为了减低其生态保护的成本。显然,补偿对限发展地区来说是好事,且多多益善。可困难在于,目前中央财政并不宽裕,家大业大而又千头万绪,要花钱地方多,单靠中央给钱恐怕力不从心。是以为难,于是几年前就有专家建议将工业排放指标分解到地方,允许各地上市拍卖,那些排放超标的工业发达地区,就得向西部买指标,这样可由市场再提供一些补偿。

市场补偿的思路我赞成。是的,由财政与市场同时补,双管齐下,多一份力量总比财政一家独补强。但要提点的是,不论是财政补还是市场补,我认为不能是单单给钱。古人云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与其补贴吃饭,倒不如帮助发展赚钱的产业。否则一个地方要是没有产业,不能以钱生钱,补贴再多也会坐吃山空,至少我们还未见有哪个地区是靠吃补贴而致富的。可麻烦在于,限发展地区受政策限制,很多产业又上不了。两难选择出路何在?

要解决此难题,我想到了两个办法。第一个办法我称之为“借鸡下蛋”,操作起来也相对容易。比如发达地区向限发展地区购买工业排放指标,后者不必直接收钱,而是去占有对方的股份,然后每年按股分红取得相应的收益。比如某地区可转让的排放指标值1000万,一次性转让20年,那么就可拥有2亿元的工业股权。这是说,限发展地区虽不能在当地办工厂,但仍可易地投资办工业,至于投向哪类产业,限发展地区有主动权,天南地北可任你选择,你把排放指标卖给谁,你就可以拥有那个企业的股权。

第二个办法是改税制,主要是将增值税改为消费税。时下各地争先恐后上项目,为什么? 说白了其实就是争税收。增值税是属地征税,作为中央与地方共享税,其中有25%留给地方。如此一来,哪里的项目上得多,税收也就多,这样无疑对限发展地区不公平。我曾多次写文章,建议将增值税改为消费税。因为消费税是在消费地纳税,这不仅可避免大家为争税而重复上项目,而且也维护了限发展地区的利益。

回头再说丽江。上周到丽江做讲座,与古城区委书记周鸿谈起空气收费的事,他很赞成却又担心上头管理部门不会批。我说批不批倒在其次,不重要;重要的是表达出这种诉求可推动国家生态补偿机制改革,同时也可大大提高丽江的知名度。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3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