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选经济学为职业是误打误撞  

2009-06-30 01:04:55|  分类: 访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加入经济学界,若从1979年上大学起算,迄今正好30年。其中前10年是念书,本科与研究生皆就读于中南财经大学;1988年投入中国人民大学宋涛教授门下,1991年7月博士毕业后进中央党校任教。从学术经历看,从校门到校门,平淡加简单,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那种“两门学者”。

曾对朋友说过,我选经济学做职业是无心插柳、误打误撞。从小生活在农村,父母目不识丁,学业上他们不可能给我建议;而上大学前,我自己也对经济学全然无知。于今回顾,当年选择学经济大概有两个原因:一是以为学经济能挣钱。小时候家里穷,常吃不饱饭,穷则思变,故考经济系就成了首选;再一个原因,就是此前我曾在乡下当过会计,算盘打得好,自以为有点学经济的基础。无知者无畏。就这样,我懵懵懂懂地踏进了经济学的门槛。

所幸的是,我运气算不错。我的母校当时虽不是什么名校,但学术氛围却非常好,经常举办学术讲座,几十年过去了,有些讲座我至今还记忆犹新。进大学不久,系主任杨怀让教授给全系师生作了一场“关于社会主义生产目的”的报告,可以说,就是那个报告让我如梦初醒,意识到经济学并非我原来想象的记账算账那样简单;而张培刚、谭崇台、许毅、刘涤原等校外名家也常来校讲学,这不仅令我视野大开,而且让我对经济学产生浓厚的兴趣。

我对母校最深的印象,就是那时候考试很严,老师要求背的书很多。那样的考试方式,累得我与同学苦不堪言。幸好当时年轻,加上我有点过目不忘的本领,这样大学四年,书的确背了不少,今天我写论文引经据典得心应手,其实就得益于那几年背书下的功夫深。在读书方面,给我指导最多的是谷远峰教授,他学富五车,又是我湖南同乡,经他提点,做本科生时我系统地读完了亚当。斯密、李嘉图、马歇尔、凯恩斯等大师的名著。

在我求学经历中,有两位老师必须提到:一位是我的硕导王时杰教授,他对现实问题观察可谓入木三分。时杰老师不仅谈吐风趣,而且讲经济学总有举不完的例子。有人说我现在的演讲风格有点像他,我想是对的。另一位是我的博导宋涛教授。宋老乃国内学界泰斗,治学严谨自不必说。从他那里,我除了学经济学,更重要的是懂得了学者的道义与责任。当年我能进中央党校,是宋老鼎力推荐,而这些年我的论文争议不断,宋老也总鼓励我坦然面对、坚持讲真话。

说到学术研究,我起步得比较早。大学一年级就开始在“学报”发表论文,前后30年,发表论著字数近千万。回头看,我的研究大致分三个阶段:一是从上大学到博士毕业,研究重点在基础理论方面。这个时期的论文大多发表在《经济研究》以及大学学报上。1992年进中央党校后,由于要给高中级干部授课,于是我不得不走出书斋,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基层调研,其间写过不少研究报告与“内参”。1997年起,我开始为报纸写专栏,先在“中国经济时报”,再在“经济日报”,再后来在“21世纪经济报道”,每周一至两篇至今未间断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曾先后多次赴国外进修,不过自觉收获不大;后来每年出国考察,也只是走马观花。作为中国学者,我的注意力始终在中国。对做学问我坚持三条:一是反复读经典;二是跟踪权威学术期刊;三是密切关注现实。我的体会,常读经典可温故知新,因为随着阅历的逐步丰富,读经典的感悟也会不同;跟踪期刊是为了把握学术前沿;而关注现实,则可避免学问空对空。在中央党校工作,调研条件得天独厚,故多年来我写文章一直奉行“眼见为实”,未经实地调查,绝不贸然下笔。

人贵自知。在经济学界拼搏数十年,却不敢说对经济学有何贡献。不过扪心自问,自己还算一位勤奋的学者,前几年撰写的“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”等系列丛书,读者回声四起;而近几年撰写的《中国的难题》、《中国的选择》,当下也在书市大卖,看到自己的著作有人买,要说不高兴是假的。然而人到中年,早过了得意忘形的年龄。我现在最想做的,就是写一本供党政官员阅读的教科书。此计划工程浩大,而平日事务缠身,何时动笔不好说,但迟早一定会写。我想,最晚在退休前应可大功告成吧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