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为“保八”争来吵去意义不大  

2009-05-17 02:03:38|  分类: 经济分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眼又到年中,时间近半,对今年的GDP能否“保八”,想不到学界至今还有争议。前几天参加全国工商联召开的经济形势分析会,有学者说,今年的GDP增长到不了8%,只可能在7%-8%之间。言之凿凿,加上大量数据与图表,由不得你不信。可对此我却不以为然。实话说,对保八我历来看得轻,认为不是重点。不过既然这么多人关心,这里就说说我的看法吧。

中国经济增长今年到底能否“保八”?之前我未写文章,所以按兵不动,原因是觉得这场争论意义不大。为何一定要保八?多数的解释,是当前就业压力所逼。据说GDP增长若低于8%,则会有大量的失业。果真如此吗?我看不一定。一般说,GDP增长有可能增加就业,但仅是可能而已。比如经济若靠劳动密集型企业拉动,GDP增长可推动就业无疑问;若是靠资本密集型企业带动,GDP增长即便达到8%,对扩大就业也未必有助。

当然不是说GDP无足轻重,我的意思是,经济增长率与就业并无必然联系,人们大可不必再为能否“保八”争来吵去。其实,“8%”就是一个数字,在当今体制下,数字出政绩,政绩出干部。只要GDP与政绩有关,地方官员做大GDP有的是办法,易于反掌。想当年,国务院1998年也曾提出“保八”,结果呢?各省市报上来的数字达14%。大出所料,中央要求压水分,左压右压,最后还有9%。不管你信不信,我认为今年GDP增长绝不会低于8%, 不信我们赌一手。

并非本人盲目乐观。支持此判断的另一理由,是去年冬天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扩需举措。力度之大前所未有。今年中央财政新增投资1.18万亿,信贷投放5万亿,而截止3月底,信贷投放就达4.89万亿。这么多钱投出去,怎么会不带动GDP增长呢?按照弗里德曼的研究,从增加货币投放到企业产出增加,通常需要6-9个月,取上限,若从去年11月起算,顺推9个月,那么今年8月中国经济必将全面回暖。

要申明的是,我不担心“保八”,不等于说经济就没有麻烦。我的忧虑是,今年GDP实现了“保八”,往后几年怎么办?眼下为了“保八”政府大举发债,中央财政发债7500亿,替地方发债2000亿,共9500亿。问题是这9500亿谁来还?要知道,财政部无点石成金的本领,借债还钱,将来还债一定是向纳税人多收税。这样看,政府发债越多,企业日后税负就越重。如此财政投资挤出民间投资,竭泽而渔,即便今年经济增了8%,今后几年日子怕是更难过。而最大麻烦,我认为还是就业,有资料说,目前中小企业提供就业岗位占七成以上,若中小企业不济,就业问题必是大祸临头。

转从货币政策看,温总理说,今年银行的新增贷款为5万亿。可到三月份贷款就下去4.89万亿。由此看,除非央行再次收银根,不然5万亿的贷款规模绝对打不住。困难在于,若信贷紧急刹车,下半年经济则难以为继。据保守估计,今年的贷款规模至少会突破7万亿。于是有人担心,信贷过度投放,年底通胀会不会卷土重来?依我看,这纯属杞人忧天。说过多次,当下主要危险不是通胀而是通缩。尽管上半年银行放贷很猛,但大多是贷给政府搞基础设施投资,政府贷款花不完,又转存了银行。信贷资金若只在银行与政府间循环而市场流动性不足,这样说有通胀岂不是无稽之谈?

举我观察的两个现象。一是最近我赴几个省调研,与企业家座谈,不少中小企业主反映目前从银行贷款仍然很难?人们要问,银行已有那么钱放出去,企业为何贷不到款?原因上面解释过了,这里要提点的是,企业贷款难说明流动性并不多。另一个现象,是CPI与PPI持续负增长。上周公布的数字,CPI为-1.5%,PPI为-6.6。假若流动性真过剩,物价怎会双双下落呢?可以想见,若为防通胀银行现在关闸,无论对企业投资还是对拉动消费,皆是雪上加霜。

前些天,政府又出台钢铁限产令。钢铁产量多了,政府希望限产可以理解。问题是谁来限产、限谁的产。有前车之鉴,以往政府一说限产,通常用行政命令,而限制的又总是中小企业。其实,钢铁多了,供大于求价格会下跌,钢材不好卖或不赚钱,不用别人教,企业也会限产。再说,钢材多不多生产厂家最有发言权,政府若认为多了,尽可对国企限产,民企不必管,人家自负盈亏,政府就应该网开一面。可最近我听说一件怪事,中南某省为保国有钢厂,省政府别出心裁地给地市下达采购指标,这不是摆明只限民企吗?

回头再说“保八”。前面说了,今年GDP达8%不成问题,难题还是在就业。政府所以提出“保八”,目的在保就业,而要实现“有就业”的增长,我的看法,关键在保中小企业。而当务之急,政府应做两件事:一是加大减税力度。不仅是结构性减税,增值税应整体下调,若增值税下调五个点,中小企业多数即可盈利,就业也就随之增加;二是降低企业的用工成本。现在中小企业用工,平均算,大约每人需上缴各种保费180元。当下经济不景,若政府能特事特办,用国有股权收益为职工上“三险”,对推动就业无疑如虎添翼。

那天在工商联的座谈会上,我只说了第一点,第二点是由孙孚凌主席补充。能与孙主席所见略同,为之大幸!让我们拭目以待,看政府下一步如何定夺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