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质疑所谓“国进民退”  

2009-11-23 12:33:35|  分类: 学界之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不久在一家央企作讲座,有人问我对“国进民退”怎么看,听到提问我很吃惊,一头雾水。曾怀疑是自己孤陋寡闻,但细想不应该。在中央党校任教,近水楼台,假若是中央精神我怎会没听说?加上常年往各地跑,倘真有这回事也不可能一点不知情。相反我所接触到的地方官员,关心的大多还是中小企业,至少还未见有哪级政府是主张打压民企的。

我虽这么看,然而无风不起浪。“国进民退”今天如此备受关注,相信也不全是空穴来风。何以如此?我想这大概与最近山西煤企重组、山钢收购日钢、中粮入股蒙牛等事件有关。这几起并购案经媒体报道后,有人推波助澜在网上热炒,给人感觉,似乎国企正在攻城掠地,大有取代民企之势。于是有人批评此举是改革的倒退;但也有人说是对改革的纠偏。一时间学界沸沸扬扬,莫衷一是。

对某问题大家有不同的看法,很正常,应允许百家争鸣。但是否真的存在“国进民退”,我认为得首先弄清事实。有两个重点:第一,当下国企收购民企是不是很普遍?第二,收购行为背后是否有政治背景?若既不普遍也无政治背景,说是“国进民退”就未免牵强,同时也有危言耸听之嫌。说我的观察,首先,目前国企并购民企只是个案而并非普遍;其次,虽然背后有政府推动,但绝无政治背景。

山西的情况也许要特别些,就先说山西吧。我四月份曾赴同煤集团调研,后来也与省委张宝顺书记交流过。不错,这次煤企整合确实是由政府发动,但我却看不出这样做有何不妥,更看不出有何政治意图。众所周知,这些年山西矿难不断,原因之一是煤企太多,大大小小2000多家,防不胜防,政府无三头六臂不整合怎么管?而既然要整合,当然是以大并小;否则换了是你,你有办法以小并大么?

其实,山西煤企整合并不是让民企退出,最近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公布了一组数据就是明证。该数据说,全省煤企完成整合后保留的1053处矿井中,国企办矿198处,比例约19%,民企办矿294处,约占28%,股份制办矿561处,约占保留矿井总数的53%。由此可见,民营资本三分天下的格局并未变。退一步,即使民营资本减少一点也无可厚非:第一,煤炭业本是资源性产业;第二,政府推动重组是出于生产安全考虑而非政治考虑。

至于山钢收购日钢,我认为是市场行为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人们今天之所以有诸多非议,从媒体评论看,大家担心的是国企挤压了民企。然而据我所知,这两家企业联姻是完全出于自愿,并不存在谁逼谁。而真实的原因,则是日钢之前屯集了大量铁矿石,可去年金融危机爆发价格大跌,企业由此损失惨重。大祸临头,日钢怎能坐以待毙?而此时政府为保就业促山钢出面援手,日钢求之不得,你情我愿,于是一拍即合。

中粮入股蒙牛的情形也如是。去年发生的“三聚氰胺”事件,蒙牛深陷其中不能自拔,受其拖累,去年财务出现了巨亏;另一方面,由于前些年过度扩张,今年现金流又突然断裂。祸不单行,令牛根生几乎陷入绝境。蒙牛走投无路,中粮这才联手厚朴基金以61亿港元收购蒙牛20.03%股权,照理,中粮是雪中送炭,而蒙牛也因此峰回路转。无论怎么说中粮都不应遭到指责,即便就算“国进民退”,那也总比见死不救强吧!

不必再举例。我所要强调的是,讨论经济问题不要政治化,更不应简单贴标签。是的,中央是说过要缩短国有经济战线,但这不意味着国企就绝对不能收购民企。站在经济的角度,无论民企收购国企还是国企收购民企,只要是不强买强卖,公平交易,就应作经济问题对待。何况民企老板不傻,股权卖给谁他会算账,会反复权衡。只要人家愿意卖,就用不着说三道四,旁人也不必杞人忧天。

学界有一种说法,说这次国企所以能收购民企是因为政策环境对民企不利,大银行不肯给民企贷款;而国家又限制了小银行的发展,这样民企与国企是不平等竞争。听起来,这似乎有几分道理,但其实未必。事实上,并非所有的民企都贷款难,而国企贷不到款的现象也多的是。今非昔比,今天的银行已改制,作为商业性银行放不放贷自有规矩,在商言商,她怎会管你姓公姓私呢?

发展小银行是对的,我赞成;但我不同意小银行就一定会给小企业贷款的说法。要知道,银行就是银行,嫌贫爱富是天性,她不仅要追求贷款安全,而且追求盈利,银行再小天性改不了,不可能乐善好施。最简单的道理,比如一家国企与一家小企业同时向小银行借钱,国企有资产抵押而小企业没有,假如你是行长你会借钱给谁?可见,指望小银行解决小企业贷款难的想法太天真,不过是人们的一厢情愿。

最后再说“国进民退”。我一贯的观点,国企应逐步从一般竞争领域退出,这是方向,不容置疑。但我同时认为对特殊情况下的国企收购,也不能见风是雨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若以偏概全、笼而统之地说“国进民退”,不仅会误导视听,而且会授人以柄。眼下有人正想以此大做文章否定改革,这股思潮当引起我们的警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37)| 评论(2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