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成都“地权改革”的意义  

2008-08-04 09:32:47|  分类: 求解三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最近赴云南考察,原本没去成都的计划。公务结束,与几位同行在丽江分手,忽然灵机一动,便买了机票飞成都。去过成都多次,这回旧地重游,当然不为看山水,我所关心的,是成都的地权改革。三月份到都江堰,听说那里正搞“耕地确权”,和市领导见了面,也有交流,不过那时刚起步,具体做法尚在摸索,于是决定跟踪,不料碰上5.12大地震,跟踪只好搁浅。

 天不随人愿,但对成都的“地改”一直耿耿于怀。研究“三农”多年,深知此举的份量,即使不说是惊天动地,但它将载入中国改革的史册,无疑问。小平同志当年讲,农村改革有两个飞跃:一是家庭联产承包;一是规模经营。经验表明,联产承包能解决农民的温饱;但农民要致富,没有规模经营不行。简单算账,当下农民人均耕地1.4亩,无论种什么,农民收入都难有大的改观。

 当然,政府可出台惠农政策。这些年,政府已先后推出的政策有:按保护价收购农民余粮;停收“三提五统”;粮食生产综合补贴;免征农业税等,然而令人遗憾的是,农民收入至今仍在低位徘徊。难题还在于,国家惠农政策几乎出空,靠政策富农似乎已走到尽头,怎么办?两年前曾去河南豫东调研,那里的农民说,一人种一亩多地不能富,但一人种20亩,收入则可就地翻番。

 是的,按每亩纯收入500元算,20亩可赚1万元。由此看,规模经营是农民致富的不二法门,舍此无他。问题是,要规模经营就得有耕地流转,而耕地要流转则必须明确产权。众所周知,当下政府赋予农民的只是经营权而非产权,不是说经营权不能流转,而是没有产权,经营权流转收益要打折扣,农民的利益得不到保障。

 此番赴成都,我重点看了温江区。温江原是一个农业县,02年撤县改区,近五年,温江的城镇化走得快。兴镇先兴业,产业发展也很有特色,更可喜的是,城镇化带动了农转非,农业人口从03年的80%骤降至40%,农民人均收入过六千元,五年增一倍,了不起。而困扰温江的是,农民收入已高出全国平均水平,下一步如何增收?按照市委部署,他们把眼光投向了地权改革。 

我在温江作了实地考察,也召开了座谈会。尤其那个座谈会,区委、政府很重视,主要头头都到齐,他们反复向我们解释的一个问题,是“耕地确权”不是私有化。我当即表示同意。其实本人多次说过,产权不同于所有权。所有权是法律上的归属权;而产权是指财产的使用、收益分享与转让权。明确耕地产权,所有权可以不动,照旧归集体,只是将耕地的使用、收益、转让权确定给农户,与私有化不挨边。

 值得讨论的是,农民增收为何一定要对耕地确权?大家各抒己见,我归纳各方观点,主要理由大概有以下四点:

 一、现在承包制给农民的只是耕地经营权,而非产权,政府说承包权30年不变,顾名知义,讲的仅是使用权,并不包括转让权。于是带来一个问题,农民目前的承包地将来会否被征用,政府没承诺,农户更没底。俗语说,恒产者恒心。农民没有转让权,耕地就算不得自己的资产。如此,农户自是不肯在耕地上作长期投资。近30年,农田基础设施每况愈下,与耕地产权缺位应该大有干系。 

二、由于农户没有耕地产权,收益权也朝不保夕。表面看,国家免征农业税,土地收益悉数归农户,但想多一层,若一旦土地被征用,农户必吃亏的一方。农民没有转让权,土地卖或不卖,政府一言九鼎,农民说了不算。尽管政府会给一定补偿,但标准也由政府定。从当下的补偿看,标准普遍低于市价。有些农民不服,四处上访,可转让权不在农民手里,就算对簿公堂,农民也赢不了。

 三,多年来农民融资难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但奇怪的是,从商业银行系统看,农民却贷少存多。何以如此?不少人批评银行不肯给农民放贷,其实,银行也有苦衷。在商言商,由于放贷有风险,故必须要求债务人有财产抵押。而农民除了承包地几无财产,没有抵押,银行自是爱莫能助。有人问,银行为何不让农民用土地作抵押?我的看法,是农民没有耕地产权。试想一下,假如你借钱给别人,你会接受对方用没有转让权的财产作抵押吗?你不会,银行也不会。由此看,要拓宽农村融资渠道,赋予农民耕地转让权乃当务之急。

 四,对土地承包30年不变,农民欢迎。为了稳定土地承包,现行政策都是生不加、死不减。短期内,问题不大,但时间一长,就会纠纷百出。人口减地不减,新出生的人没地种,这些人何以生存?温江有一个做法,就是将耕地产权股份化。有两个好处:第一,农民可以股权为纽带,搞规模经营。第二,耕地股权化后,将来人口变动,股权可作相机调整。有人离开或死亡,股权就可调给新出生人口。这样双管齐下,既解决了人口变动带来的矛盾,又不必重新分配耕地。

 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,回望改革,一个基本经验,是突破在地方,规范在中央。成都地权改革,无疑是中国农村改革的新突破。不必说,作为新事物,目前肯定还有不完善的地方,但我们不应求全责备。刚与温江区委书记李刚通电话,他告诉我温江第一批产权证将于8月底前发至农民手中。令人振奋的消息,愿成都地权改革一路走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06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