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怎样让更多的人拥有财产性收入  

2007-10-20 16:01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近几天,我接待了好几批来访记者,也有外地媒体打电话来,让我对党的十七大关于“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”的提法做解读。既然以教书为职业,答疑解惑,责无旁贷。不过,没看到官方的权威解释,也不知别的专家怎样看,这里说说我的看法,算一家之言吧。 

   经济学说财产,包括动产和不动产。银行存款、有价证券是动产;而房屋、车辆、土地等为不动产。所谓财产性收入,则是指转让财产使用权所获得的利息、租金以及财产营运所获得的红利收入。比如说,老百姓出租房屋获得的房租,投资股市的获利,存银行、买国债的利息,都是财产性收入。 

显而易见,要让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,有两个前提重要:一是保护私人财产;二是允许财产参与分配。不保护私产,人们就不肯积攒财产,没有财产,所谓财产性收入则是无本之末。当年计划经济时期,一大二公,谈“私”色变,除了有少量私人存款,别无其它,连住房都是国家的,所以那时老百姓多数没有财产性收入。 

    有了私产,但若不允许财产参与分配,也不会有财产性收入。以往学界有一种观点,认为按资(财产)分配就是剥削,受其影响,在过去很长时间里,只把劳动所得看作正当收入,存款利息被认为是鼓励性报酬,除此之外,一切财产性收入都视为非法,十恶不赦,当斩尽杀绝。设想一下,假如房屋出租不能收钱,谁会把房子租出去?倘如此,房产充其量只是财富,不是财产。 

    今非昔比,中国如今发展市场经济,保护私产当属题中之义。五年前,党的十六大就强调要完善保护私产的法律制度,随后国家着手制定物权法,虽几经周折,但年初终于出台,自此私产保护应当说已不成问题。至于财产参与分配,中央早有明文规定,而且十七大又重申,允许劳动、资本、技术、管理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。由此看,凭借私产取得收入,有法律保障,而且名正言顺。 

    眼下的困难,是如何让更多人拥有私产,关键是普通劳动者,收入只够养家糊口,没有积累,何来财产可言?国家尽管可以制定最低工资标准,但工资是劳动力价格,最终要由劳动力供求定,政府不好干预过深。再说,当下劳动力明显供大于求,强令企业提高工资,对普通劳动者未必是好事。比如现在雇主每月花1200元可请两个清洁工,若人均最低工资提到1200元,雇主就可能只聘一人,另一人得下岗失业。 

    中央说,要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,扩大中等收入者比例。是的,要让更多的人拥有财产性收入,必须让低收入者增收,唯有如此,人们丰衣足食而有剩余,才有可能去置办财产。问题是,政府如何帮低收入者增收?说过了,最低工资是一法,但不是根本之策。退一步说,即便最低工资能保城镇居民增收,那么广大农民怎么办?看来,还得从统筹城乡的高度,为更多的人创造增收的机会。 

   我一贯的主张,城镇居民增收,文章一定要做在农村;农民致富的文章,却要做在城镇。先说农民。近三十年,政府扶农惠农,不遗余力。上届政府推行粮改与费改税,本届政府又实行粮食生产直补、免征农业税,力度之大,前所未有。可平心而论,这些年农民收入虽有增加,但却远未致富。现在人均耕地1.4 亩,土里刨食,要致富谈何容易?曾多次下乡调研,也听过多方意见,农民致富的根本出路,我认为在规模经营。 

   举个例,河南豫东平原是纯农区,当地农民说,种地太少只能温饱,若让每人种20亩地方可致富。按一亩地年净收入500元算,20亩地就可达一万元,种地的农民富了,有了钱可存银行,也可投资到别的地方;而那些不种地的农民,则可进城务工,不仅可拿到工资,乡下耕地转租还有租金收入。问题是,减少农业人口,必须靠加快城镇化来支撑,所以我的观点,农民致富的文章要做在城镇。 

   说城镇居民增收的文章要做在农村,有两点理由:一方面,城镇职工工资是企业发的,企业效益好,工资才有望提高;而企业的效益,又取决于市场需求,比如企业生产了产品,若市场没购买力,产品压库,企业当然加不了工资。温总理讲过,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关键是刺激消费、尤其是农民的消费。不错,农民不富,农村消费不启动,再生产循环受阻,城镇职工则增收无门。 

   另一方面,是从机会成本看,农民增收也会迫使雇主给员工加工资。企业效益好,雇主有能力加薪,不过,有能力加是一回事,但到底加不加,最后要决定于雇主与员工的博弈。前几年,珠三角地区民工荒,劳工短缺,于是雇主不得不提薪。如果农民收入大幅提高,农转非的机会成本上升,企业用工成本也必定上升,不然招不进人,企业就得停产。而农民工加了钱,水涨船高,城镇职工的工资肯定也会跟着往上涨。 

    回头再说财产性收入。愚见认为,只要城乡居民大幅增收,拥有财产性收入便水到渠成。想想看,人们有了余钱,你说能干什么?除了少数人用来压箱底,多数人会投资,投资就会有收入,哪怕是存银行也有利息。所以让更多的人拥有财产性收入,说到底还是要先让更多的人有更多的劳动收入。当然,保护私产与允许财产参与分配也重要,好在这方面中央已有明确表态,我们要做的,就是按中央精神去落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