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政府该不该管价格  

2007-09-10 09:24:56|  分类: 经济分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知道的经济学家,大多是不主张管制价格的。因为市场配置资源,价格是信号,能自动调节供求。比如某物品价格上涨,表明该物品短缺,这就等于在告诉消费者,要节约该物品的耗用;同时,它也告诉厂商,提供该物品有利可图,应多多生产。亚当·斯密“看不见的手”,说的就是这种价格机制.

中国改革开放30年,人们对价格机制耳濡目染,不陌生。可奇怪的是,很多人至今却对商品价格谈“涨”色变、草木皆兵,要求政府打压价格的声音,不绝于耳,能源价格如是;房产价格如是;最近肉禽价格也如是。实话说,我历来主张放开价格,也写过多篇文章,这里再换个角度,即从产权安排与资源争用方面谈价格问题。 

人所周知,经济学大厦的建立,有三个基础性假设:经济人假设、资源稀缺假设与私有产权假设。离开了这三个假设,经济学则溃不成军。没有经济人假设,推导行为无所依傍;没有稀缺性假设,研究资源配置多此一举;没有私有产权假设,市场交换无从进行。而且只要人们追求最大化,资源就会稀缺,要有效利用资源,就须界定与保护私人产权。

要讨论的是,资源争用与价格到底是何关系?稀缺的资源,想得到的人多,于是就会发生争用。既然是竞争,那么就得有规则,不然胜负难决,分不出高下,资源使用就会陷入混乱。好比骑自行车比赛,既可以比快(力量),也可以比慢(车技),比快是一种规则;比慢也是一种规则,但不论哪一种,都须事先明确。解决资源争用也如此,究竟谁得谁不得,关键取决于规则。

可以肯定,价格是分配资源的一种规则。举个例,只有一张从北京飞广州的机票,有两位先生都想得到。一位要去广州看女友;一位要回广州看父母,两位相持不下,都说重要,怎么办?经济学的办法是竞买,让他们出价,出价高者得。因为价格本身代表的是效用,谁出价高,就证明对谁的效用大,故机票究竟对谁更重要,只要一竞价,结果自见分晓。

但这绝不是说,资源分配只有价格一种规则。其实在现实生活中,配置资源的规则五花八门:春运期间火车票紧俏,排队(先来后到)是一种规则;上大学,考分是一种规则;过去计划经济时期分房,行政级别也是一种规则。而且单就规则论,我们分不出优劣。存在即合理,这些规则所以存在,必有它的理由。应追问的是,到底是何因素在左右这些规则呢?

经济学家分析行为,各怀绝技,但说到底不过就一招:约束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。比如,若把“规则”看作一种行为,那么在不同的约束下,就会有不同的规则。经济学的任务,就是要回答约束这些“规则”条件是什么?对此,美国经济学家科斯认为,约束分配规则的是产权安排。而且还说,产权安排也是一种行为,如何选择,最终又受交易成本约束。

让我先说产权安排。举住房的例子,当年计划经济时期,城市住房大多为公有,所以那时候分房,繁琐不堪。我熟悉的一家单位,10多年前盖了三栋住宅,两年建成,可三年分不落定。诸如面积大小,楼层高低,甚至连房间朝向,大家都争论不休,有路子的四处托人,没路子的怨声载道。好事办不好,交易成本极高。后来该单位决定,把分房改为补贴,实行住宅私有。

产权安排改变后,分配规则也跟着变。过去单位分房,主要以职级与工龄为依据。因为住房公有,是福利分房,故只能论资排辈。住宅私有后,规则即转为按货币(出价)分配。楼宇档次,房间大小,地理位置,都可用货币去选择。花钱越多,购买住房的档次越高,面积越大,位置越好。如此一来,以往福利分房的种种弊端,不消而退,人际关系也因此变得简单明朗。 

从上面的例子,可得三点推论:第一,产权安排决定于交易成本,公有、私有不可预设;第二,在私有产权下,按出价高低分配资源最有效,政府不应管制价格;第三,在公有产权下,价格并非配置资源的唯一规则,在某些情况下,政府可以干预价格。 

前两点不再说,重点谈第三点。我曾强调多次,对一般竞争性的私人物品价格,政府不必插手,应放手由市场供求定;但对公共服务品的价格,政府却不能坐视不管。公共服务品通常由政府投资,与公众利益攸关,很敏感,所以管制公共服务品价格,政府责无旁贷。这几年,人们对公立医院、学校收费意见大,民怨沸腾,原因是这些单位由国家投资,却为谋取小团体利益漫天涨价,怎能不挨骂?

另有一种情形,即国家垄断企业。很多人认为,由于垄断企业没有竞争,价格易被人为操纵,所以政府不能不管。比如春运期间的火车票价格,老百姓都希望政府管,是因为铁路独家经营,只此一家,别无分店,消费者没有讨价的余地。这样说不是全无道理,但我的看法,管制价格不如打破垄断。假如有一天,铁路运输允许民企参与竞争,价格便可放开。

是的,价格是市场信号,若想让市场配置资源,政府就不应管价格。否则信号失真,资源配置则会章法大乱。事实上,只有由市场供求定价格,价格才能反映供求、调节供求。政府并不比市场高明,用不着包打天下,明知不可为而为,费力不讨好,何苦来哉?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