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用一招可治矿难 关闭小煤矿不是上策  

2007-08-05 16:24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近几年煤矿业不太平,事故多,矿难不断。人命关天,于是政府不得不痛下决心,关闭私人小煤窑。关闭停产,当然可减少矿难。但问题是关闭了小的,大矿怎么办?如果大矿再出事死人,是否要跟着关闭大的?很显然,这样用行政手段下猛药,虽能治矿难,但对发展经济不是上策。

   不错,当下的矿难,多数发生在私营小煤矿,给人的印象,私营小煤矿是万恶之源。其实,这是一种错觉。逻辑说,矿难事故,不仅与企业规模无关,与所有制也无关。起关键作用的,是矿主对生产安全的重视程度。与国有大矿比,私营小矿出事多,不是因为它们私营或规模小,而是小煤矿数量多。若从整体看,矿难发生的概率,小矿并不一定比大矿高。

    官方的权威数据,2006年1-8月,单次死亡10人以上的特大矿难中,国有煤矿占了43%。如果把单次死亡人数提高到30人,国有大矿则占绝对多数。这样的结果,局外人怕是想不到。再看国外,美、英、德这些产煤大国,煤矿多是私营,而近几年矿难的死亡人数,加起来,还不及我们的三分之一。由此见,矿难与矿大矿小、国有私有无必然联系。

    国内矿难频频,说到底,是企业要追求利润,而漠视安全生产。经济学说,唯利是图乃资本的天性。私营小矿主为多赚钱,必千方百计压成本,可投资安全设施,会加大成本,挤占利润,毕竟,矿难是小概率事件,不会天天有,矿主如此心存侥幸,自不肯在“安全”上花大钱,能省即省。退一万步,即使出了事,死了人,不过是赔钱,由于赔偿标准低,对腰缠万贯的矿主来说,九牛一毛,没有切肤之痛。

   令人难解的是,国有大矿出资人是政府,按理讲,不会以赚钱为目标,而应重视安全生产才是,可为何也总出矿难?经济学的解释,是国有大矿的管理层也要追求最大化利益。与私营小矿主不同,大矿赚钱虽不归管理层个人,但企业效益好,管理层则可加高年薪。再说,虽然他们不是官,却仍有职级,要想晋级提升,就得有政绩。因此,只要任期内不出大事故,把产值利润搞上去,便能一举两得,名利双收。

   是的,重生产轻安全,是目前国内煤炭企业的通病。这些年,政府为减少矿难,也算煞费苦心。先是让国家安监总局升格;随后,各地机构增配,扩编增岗;周报、月查、季检,年度考核,层层把关,不厌其烦;而且对国有大矿还实行“一票否决”。事实上,因矿难而被罚、被抓的私人业主,近年来为数不少;而大矿高管被撤职,也时有所闻,可人们为何对安全生产仍掉以轻心?难道非得由政府下令关闭才行?

   实则不然。我的看法,目前矿主对安全生产不重视,归总的原因,是法律对责任人惩处不力。美国经济学家贝克尔和施蒂格勒创立的BS模型指出,除法庭以外的执法体制与效率无关。意思是说,一个好的司法体系,只要有法庭执法即可,不必寻找其他执法方式。而这个结论的前提,是法律对犯法者的惩罚设计,必须具有足够的阻吓力,使所有人犯法的坏处大于好处,得不偿失。

   还是举美国的例子。1968年,弗吉尼亚州的一个煤矿发生瓦斯爆炸,死亡78人,这是少有的恶性事故,举国皆惊。不过当年美国政府的处理办法,不是向全国派督查组,而是迅速通过了新的《联邦安全与健康法》,1977年,又将该法修订完善,更名为《联邦矿山安全与健康法》。这是全面的矿山安全法规,其中很多标准,今天在全世界也是最严苛的。

    比如该法规定:对造成恶性煤矿事故的主要责任人,可判终身监禁。不仅如此,矿主还得事先交纳足够的事故处理保证金,对遇难人员的赔偿,高达100万—700万美元,而且还不包括对企业的巨额罚款。该法实施后,效果立竿见影,美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急剧下降; 1993年-2000年,死亡3人以上的事故未有一例;2004年,仅有28人因工伤不治死亡。

    回头再说中国。我们最大的问题,是至今尚未有相关的配套法律,无法可依,矿工事故死亡的赔偿,既无标准,而且水平过低,过去仅赔偿几千元,即便最近提高到20万,对矿主来说,也是微不足道,根本不会伤筋动骨。《刑法》规定,安全事故责任,最多判刑7年。而在执行中,很多矿主手眼通天,花钱打通关节,获减刑或保外执行易如反掌。正由于法律缺位或惩处不力,无奈之下,政府才不得已动用行政手段,对私人小煤矿一刀切,限期关闭。

   难题在于,关闭小煤矿,并不能治本。说过了,是否发生矿难,不在矿大矿小,也不在国营私营。政府下令关闭小煤矿,动机好,但简单从事,一关了之,明显地有碍平等竞争原则。再说,多数小煤矿,当初经由政府许可,人家又有合法的手续,现在说关就关,那么矿主的投资谁来补偿?市场经济,要求政府依法行政,朝令夕改,终归不合乎法治精神。

   减少矿难,依我看仅需一招,完善法制。古人说,治乱须用重典。是的,惟有严刑厉法,方可警钟长鸣。比如,假若我们学美国的做法,对那些恶性事故的责任人,法律能判他牢底坐穿、倾家荡产,这样利剑高悬,矿主岂敢对安全隐患置若罔闻?要知道,小煤矿主不蠢,他们懂得权衡得失,只要生产不安全的成本大于收益,他们哪有漠视安全生产的道理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