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济转型: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  

2007-08-16 15:37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中国改革开放,广东是排头兵,领跑经济数十年,对国家的贡献大,有口皆碑。然而风水轮流转,近些年,长三角地区后来居上,大举超过广东。而广东也并非等闲之辈,岂能甘拜下风?曾两次应邀赴广州参加省长座谈会,对省府高层求新图变的决心,深有感触。两次座谈,正副省长全到场,求计若渴,可钦可叹。

 上月举行的省长座谈会,主题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。是的,面对资源与环境约束,广东要重铸辉煌,必须推动经济转型。不然,继续粗放经营,高能耗、高污染,待以时日,广东的竞争优势将消失殆尽。因此,改弦更张,加快产业升级,转向集约经营,是正着。毕竟广东开放得早,家底厚,人才济济,只要路子对,要保持经济强省地位,当不在话下。

 问题是,转变增长方式,中央强调多年,广东为何会走慢一步?黄华华省长三年前有一篇讲话,专论经济转型,读了多次,通篇不见破绽。讲话高屋建瓴,目标明确,思路清晰,措施具体。遗憾的是,知易行难,三年来广东经济转型虽有亮色,但效果却不尽人意。何以如此?我首先想到的,是官员的政绩观。

 经济学讲利益最大化,颠扑不破。官员的最大化,当然是提升晋级,官员要提升,得要有政绩,虽说政绩不单是GDP,但没有GDP,则难以看出政绩。所以地方官员对高投入、高产出的经济增长情有独钟。事实上,当下地方的行政级别,就与GDP大有干系。比如深圳、广州是副省级,为何韶关不能是?原因很多,但不可否认,经济总量大小肯定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另一方面,是政府的不当干预。节能是明显的例子。由于能源短缺,所以政府要求节能。经济学说,短缺的商品应涨价。可奇怪的是,能源短缺,价格政府却不让涨。其实,国内企业千差万别,能耗高不高,政府说不清,也管不了,关键在能源价格。只要放手让市场调节,价格高了,企业自会精打细算,用不着政府操心劳神。现在的麻烦是,政府既要求节能,但又管制价格让企业廉价耗能。自相矛盾,天下哪有这种道理?

 由此看,推动经济转型,政府应尊重市场规律。今非昔比,如今是市场经济,经济活动的主体是企业。所谓转变经济增长方式,说到底,是转变企业的增长方式。企业不转,政府想转也转不成。困难在于,企业的目标,往往不同于政府,甚至有时会大相径庭。比如,政府追求资源节约、环境美好;而企业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,只要能赚钱,能耗再高,企业都会不管不顾。怎么办?惯常的做法,是政府干预,但这样做不仅行政成本高;而且容易滋生腐败。 

举个例。假如由政府直接给企业规定能耗指标,由于行业不同,企业装备不同,对政府来说,将是一项浩繁的工程。更严重的是,政府给定指标,主事官员一言九鼎,那么企业就会去笼络那些官员。如此一来,官员创租,企业寻租,上下其手,节能势必流于形式。想当年,政府要控制城市人口,于是就有人去买户口;今天政府要控制能耗,谁敢保证企业不去官员手里买指标?

 我一贯的看法,转变增长方式,政府要有所为、有所不为。可为的,是调节市场;不可为的,是点对点地干预企业。大致说有有四条,容我分点说:

 首先,能耗高低不要管,但排污标准一定要管。说过了,企业能耗多少,是企业的事,政府不必过问。只要把能源价格放开,企业节不节能,悉听尊便。如果能耗过高成本大增,收不抵支,它们自会考虑节能。但排污不同,它破坏了公共环境,增加了社会成本,所以政府一定要管住管好。

 其次,企业关转不要管,但扶持创新企业一定要管。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不论企业生产什么,是传统产品还是新型产品,政府不必去管,用行政手段关转企业,总归不是明智的办法。要知道,市场需求是多元的,有人喜欢油画,有人喜欢国画,各取所需,都有存在的理由。即便淘汰落后,那也得由市场出面。政府要做的,就是通过产业政策扶持高新技术产业,因为科技创新,关系到国家的竞争力。 

再次,企业大小不要管,但安全生产一定要管。流行的说法,企业要做大做强。大而且强,当然好,但事实证明,大不等于强;小不等于弱。大有大的优势,小有小的好处。科斯说,企业的边界取决于交易费用。可推出的含义是,企业规模由成本约束,不可拔苗助长。因此,政府不可通过行政拉郎配做大企业,要应把精力放在安全生产的监管上。 

再次,企业内部的分配不要管,但社保一定要管。企业是经济主体,要追求利润最大化,故内部分配必贯彻效率原则。假若政府越俎代庖,给企业规定最低工资,结果不仅会削弱对外竞争力,还会导致更多的人失业。经济学说,工资是劳动力价格,既然是劳力之价,那就得由劳动力的供求定,无需政府插手。政府要管的,是劳动者社保。只要社保落实了,稳定则无后顾之忧。 

最后多说一句。转变增长方式,政府不能不急,也不可太急。俗语说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何况经济发展有自身规律,指望一蹴而就、毕其功于一役,是不切实际的幻想。政府与其亲历亲为,还不如多研究市场规律,因势利导,顺水推舟。愚见以为,当下政府最应该做的,是让GDP与政绩脱钩,用人导向一变,经济转型必有奇妙的效果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