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户口制度是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  

2007-04-30 12:30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有位同乡,原是北京某高校的研究生,毕业后,在京找了一家事业单位,但户口一直没有落下。几年干下来,尽管领导对他很器重,很赞赏他那一手漂亮的文章,但他却始终是个“体制外人”,提不了职,分不了房,甚至连找对象都成了问题。万般无奈,他最近给我打电话,决定回老家去了。在为他惋惜之余,也引发了我对当今户籍制度的一些想法。

     说起户籍制度,最为典型的恐怕还是农业户口和非农户口的差别。从法律上的意义上划分农业户口和非农户口,源于建国之初。当时,政府优先发展工业,通过工农业产品剪刀差,让农业为工业“输血”,以增加工业积累。工业品和农产品之间的不等价交换,吸引了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入城市,于是农村开始出现劳动力短缺,而城市则出现了食品供给紧张。为了改变这种状况,1958年,政府颁布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管理条例》,严格控制农业人口迁往城市,而最重要的控制手段,就是严格划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。每个人一出生,就被贴上了“农”或“非农”的标签,非农业人口凭借其特殊的身份,可以享受各种或明或暗的补贴,而农民则几乎没有任何的保障。

    户籍制度象一堵无形的高墙,将人们泾渭分明地分割成了两种身份:农民和市民,并且靠遗传将这种身份的划分固定了下来。除了为数不多的例外,大多数农民的子女,将被牢牢拴在土地上,以农为本世代相继;由此使城乡之间的人口流动长期处于凝固状态。改革开放以后,一部分农民开始到城市中去打工,但身份制度对人口流动的限制,并没有从根本上解除。由户籍制度所固定下来的身份,依然是一道很高的“门槛”,将农民阻隔在城市文明之外。

    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现行户籍制度一个很大缺陷,就在于它阻碍了产业结构的调整。产业结构的优化和调整,可以提高经济增长的效益和质量,为经济增长提供持久的动力;在经济学上,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命题。但产业结构的调整,客观上需要包括劳动力在内的各种要素,能够不断从第一产业中转移出来,投入到第二产业、再投入第三产业之中,以此来推动产业升级。但由于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,限制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,因而对产业升级起到了消极的阻碍作用。

     市场化和城市化是两个相关联的概念。市场制度最早起源于意大利的城邦,当时人口的聚集,使城邦成为一个良好的商品集散地,与地广人稀的农村相比,在城邦中交换行为,使搜集商品价格等信息更加容易,同时也更能降低交易成本,从而为商品交换提供了便利。因此说,市场制度的发育,跟城市化的进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然而现行的户籍制度,却限制了农业人口向城市集中。据统计,我国城镇人口比重只有31%,不仅低于中等发达国家5060%的水平,甚至低于低收入国家35%的水平。对中国市场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来说,这无疑是个很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 大量的农民在城市中务工,却无法取得合法的身份,因而被排斥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,这是现行户籍管理制度的又一个缺陷。如此一来,农民不得不将土地作为自己最后的保障,即使自己暂时不种,也不愿意放弃土地的承包权。这不利于土地向种田大户手中集中,不利于发展科学种田和规模经营,因而也制约了中国农业的现代化进程。

     世界各国都有自己的户籍制度,但大都不象我们控制得这么死。了解一下它们的做法,或许对我们户籍制度的改革会有所裨益。比如在泰国,农民或市民,只是一种职业的象征,并不代表其法律身份。农民可以迁往城市,市民也可以迁往农村。不管是谁,只要在一个地方居住6个月以上,就可以到当地有关部门办理户籍登记。在美国,户籍管理更为宽松,居民不用办理户籍登记,而只需凭身份证和社会保障号,就可以漫游全国,在各地居住或工作。

     对人口流动的管理,美国实行市场加法制的手段。所谓法制的手段,就是居民在某一城市居住,必须符合当地法律所规定的卫生条件,达到一定的居住面积,否则将要受到惩罚。而市场手段则是指,如果某一个城市人口过多,物价就会上涨,生活费用上升,同时劳动力的价格却会降低;从而引导人们去寻找新的居住地。这样一来,人口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流动,寻找最有利的就业机会,劳动力的配置效率,无疑是比较高的。

  美国人有反管制的传统,它的上述户籍管理制度,实际上渗透着这样一种理念,就是选在哪里居住,这是个人的基本权利,你可以住在乡村,也可以住在城市,可以住在阿拉斯加,也可以住在纽约的曼哈顿。在乡村种田,你是农民,在城市做工,你就是市民,个人的身份,完全是可以选择的。

  反观我们现行的户籍制度,农民的身份也好,城市居民的身份也罢,都不是个人的选择,而是强制的结果。是农民,你就应该天经地义地呆在农村,要想迁往城市,对不起,有身份在卡着你。记得上世纪80年代曾有部电影叫《人生》,片中的主人公高加林,为了跳出“农门”,实现农转非的梦想,不惜抛弃了朴实善良的刘巧珍。很多人指责高加林卑鄙,可是从更深的层面上看,影片反映的则是巨大的身份制度对人性的扭曲。

     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是计划经济的遗物。随着中国经济市场化进程的不断推进,对人口迁移的行政控制方式,应该逐步退出历史的舞台。我们应该打破现行户籍制度造成的城乡壁垒,逐步解除对人口流动的身份限制,同时借鉴其它国家的经验,通过市场手段来调节人口的流动。这是中国现代化的需要,也符合现代文明的发展方向。毕竟,我们不应也不可能将人类文明的推进,建立在对人口的身份进行等级控制的基础之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