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课税还是发债:历史的争论  

2007-03-09 09:28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19世纪初,拿破仑在欧洲大陆挥师南北,征战东西,德意志伏在他的脚下,奥地利屈从于他的军刀,土耳其苟延残喘,西班牙惟命是从,俄国沙皇亦步亦趋,大英帝国也被他搞得焦头烂额。为了对付法国,英国使用金钱和外交手段,组建了反法同盟,这使它军费开支日趋庞大,国库入不敷出。如何解决军费的筹措问题,是课税还是发行公债?英国国会为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。

  争论的焦点就在于,这两种筹资方式,其经济效果有什么差别,那种方式对减少居民的消费支出,紧缩国内经济的负面影响更大一些。李嘉图认为,无论是以征税的方式来筹措军费,还是用发行公债的方式来应付支出,其效应都是等价的,即政府选择那种融资手段,与其最终的经济效果无关。

  在这两种筹资方式的选择中,以马尔萨斯为代表的一派人认为,大量的征税会缩减国内经济,相比之下,发行公债的负效应可能会更小一些。比如说,每年的军费开支需要2000万英镑,平均每人每年要捐纳100英镑,如果采用课税的方式,劳动者就得设法迅速从收入中节约100英镑,这无疑会减少消费需求,导致需求不足,带来严重的经济紧缩。然而,如果发行公债,则每个劳动者只需支付这100英镑的利息,在年利率为5%的情况下,政府只要向每个人增加5英镑的税收,也就是说,每个人只需在支出方面节余5英镑,即可解决问题。这样一来,劳动者仍像以前一样富足,不会大幅度地减少消费,因此其副作用会更小一些。

  李嘉图则认为,这纯粹是一种错觉。发行公债与课税的差别,仅在于公债要偿付利息,但利息的偿还,只不过是将一部分人的收入转移给另一部分人,即把纳税人的收入转移给公债的债权人,并不改变英国财富的总量。不论采取那种方式,英国每年筹集2000万英镑支援其他国家,它自己都会损失2000万英镑;这无疑会减少劳动者的收入,降低个人的消费支出,所以,这两种方式的经济效果是完全相同的。

  对于李嘉图的等价定理,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理解。假定政府决定用公债来代替税收,一方面减税,使每个家庭的收入增加100英镑。另一方面,为了弥补税收收入的减少,发行年利率为5%、偿还期为1年的公债,发行量与减税总额相当,这些公债虽然不是每个家庭都必须购买,但平均到每个家庭头上,仍旧是100英镑。面对这样的变化,每个家庭的消费支出会作出什么样的反映呢?

  按照李嘉图的观点,由于每个家庭都会意识到,将来政府会用增加税收的方式,偿还公债的本金和利息,因而它们会把因暂时的减税而增加的100英镑储蓄起来,以保持原来的消费计划不变。到了第二年,当政府为还本付息而增加105英镑的新税时,劳动者正好可以用100英镑储蓄的本金和利息缴纳,其原来的消费计划仍然继续保持。由此可见,当政府为某一支出项目而筹措资金时,究竟是增加税收还是增加公债,对消费者来说是无所谓的,其行为不会因公债对税收的替代而发生变化。

  西方宏观经济学非常重视李嘉图的等价定理,因为宏观经济理论的创始人凯恩斯主张“相机抉择”,就是在需求不足时,政府应采取赤字预算,用发行公债的方式筹措资金,增加政府的支出,带动国内需求的增加;相反在经济高涨时则保持预算盈余,以便抑制通货膨胀。如果李嘉图的等价定理成立,即发行公债和增加税收一样,会带来个人消费支出的减少,那么,政府预算赤字所增加的需求,就会被居民消费的减少所抵消,相机抉择就不起作用了。

  正是站在反对凯恩斯主义的立场上,美国预期学派经济学家巴罗坚持并发展了李嘉图的观点,他的发展表现在,李嘉图的等价定理面临着一个基本的困难,就是公债的偿还毕竟是未来的事情,也就是说,用公债来替代税收,有一个延期支付的问题,对一些长期公债,比如10年期、20年期的公债而言,延期的时间还是很长的。但每个居民都不会长生不老,如果他们意识到,死亡可以逃避将来的税负,那么消费者从利己的角度出发,必然会在公债代替税收以后,增加现期的消费支出,而不是保持不变,这样,等价定理就不成立了。

  为了推广李嘉图的等价定理,巴罗发表了一篇著名的论文,叫《政府债券是净财富吗?》,文中提出了一个独创性的观点,就是消费者有将一部分财产留给后代的动机,这种动机是利他的。即消费者不仅关心自己的消费,而且关心其子孙后代的消费,这样一来,是由他本人来承担偿还本息的税负,还是由他的后代来承担,就没有区别了。比如,由于政府用公债代替税金,一个消费者在初期减少了100英镑的税负,在巴罗看来,即使这个消费者知道自己活不到偿还公债的那一天,也不会增加自己当前的消费。因为这个人是个利他主义者,深知自己的后代要偿还公债的本息,所以他会将这100英镑储蓄起来,留给后代,而不是自己将它消费掉。这样,等价定理仍然成立,也就是说,纳税和公债一样,会减少个人的消费。

  尽管经过巴罗的发展,等价定理仍有疑点。原因在于,无论李嘉图还是巴罗,都将消费者作为一个整体,而没有分析其中的结构性因素。比如对那些富人来说,他们的收入很多,在扣除了消费支出以后,还有一些剩余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政府对富人发行公债,然后用所得的收入来接济穷人,却不会减少富人的消费,而增加了穷人的支出,站在全社会的角度看,发行公债的结果就不是减少消费,而是增加了消费。

  要指明的是,等价定理虽有缺憾,但并没有使得它黯然无光,因为它解释了公债的本质。今天的公债,就是明天的税收,它的本金归根到底要用课税的方式来清偿,这一点,无论是对内债还是对外债都是适用的。因此,不论怎么说,它还是留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