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济学讲座之三:理性预期假说  

2007-03-29 12:1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1980年,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萨缪尔森,在其《经济学》第11版中,对70年代末西方经济论战的新动向作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提示:过去,经济论战只是在货币主义和后凯思斯主义两个学派之间进行,但现在,论战却是在三派之间进行了。这突然闯入的第三派,就是从货币主义学派中分离出来的理性预期学派。

    70年代末,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年轻教授罗伯特‘小卢卡斯崭露头角。人们正在猜测他是否可能成为弗里德曼的学术继承人时,他却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托马斯·萨詹特、尼尔·华莱士及一些年轻学者一起,树起了“理性预期学派”的旗帜。

    所谓“预期”,就是指对未来的预测。从经济学的角度讲,从事经济活动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总是要先对未来经济形势的变化作出估计和判断,然后再决定自己如何行动,这种行为即是预期行为。

    西方经济学十分重视研究人的预期行为。在凯恩斯的经济理论中,厂商和消费者的预期对经济的影响,就是他就业理论不可缺少的有机组成部分。但是,凯恩斯所论述的预期,只是人们对未来经济形势的主观估计和预测,而这种估计和预测通常是不可靠、不确定的,甚至由于人的情绪的突然波动,盲目乐观可以瞬时变为盲目悲观。因此,凯思斯把这种预期因素,看成是经济不稳定,甚至周期波动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 货币学派在论述自然失业率及通货膨胀问题时,也很重视人的预期行为,并用人们对未来经济活动变化的预期,来说明动态经济一定可以趋于稳定。但是他们所说的预期,也是指人们在没有足够信息的基础上,“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”,随时准备着修改自己对未来前景的看法和计划,以适应物价等经济形势的变动。因此,这种预期只能叫做“适应性预期”,而不能说是理性预期。

    而理性预期学派所指的预期,却有一个大的前提,即参与经济活动的主体都是具有完全理性的、明智的,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所谓“经济人”,因此他们在对经济形势进行判断时,就一定会尽力地获取最完全的信息,在充分掌握经济信息的基础上,主动地利用一切可用的统计、历史、逻辑以及经济变量之问的因果关系等知识,经过周密的思考和冷静的分析,最后作出对未来经济情况的预测。而这种预期能够完全符合未来将会发生的经济活动的事实,所以,经济学家称此为“理性预期”。

    预期概念大前提的变化,在西方经济学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。一些人将该理论的出现称为“预期革命”;也有不少人将此看做是西方经济学说史上的“第六次革命”。而这个新参战的第三者在经济论战中,究竞有哪些独到的见解惊动了整个西方经济学界呢?

    在小卢卡斯等年轻学者看来,斯密的“经济人”像幽灵一样,仍然主宰着人类的一切经济活动。为了私人利益,经济人在进入市场之前,已经对市场情况进行了充分的了解和研究。由于这些人的决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因而不会轻易改变,这样,政府准备采取什么行动,往往在尚未实行时,公众就已了如指掌,并采取了预防性措施。因此,政府在财政、货币政策上无论怎么花样翻新,在人们的理性预期面前都会失效,人们决不会在困惑中仓促决策。也许突然颁布的新政策,由于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,会出乎人们预料,他们也可能上当受骗,使政府暂时达到某种政策目标。但是,公众会“吃一堑,长一智”,第一次错了,第二次决不会再错,从而使国家干预的预期效果被抵消掉。所以,小卢卡斯等人在经济学界已经习惯于倾听“政府干预”的好处时,向他们发出了这样的疑问:政府究竟有多大作为?

    这个问题是严肃的。试想一想,政府对经济进行干预,用扩大政府支出、增加货币供应、促进经济增长的办法,来企图降低失业率,行得通吗?小卢卡斯的观点是,由于公众对未来的经济变动已经有了理性的预期,因此,必然会形成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的局面,比如在物价上涨之前,他们出于自身利益,就会把货币工资提高,或在放款之前先把利息益率提高。这样,政府的上述政策在如此抵制下,既不能促进经济增长,也无法减少失业,反而追加的货币只会导致更大幅度的物价上涨。如果说,货币学派还勉强承认在人们的适应性预期没有跟上来之前,凯思斯的干预政策在短期内还会起一些作用,那么,在理性预期学报那里,凯思斯的政策连暂时的刺激作用也没有,在明智的经济人面前,政府的反危机措施一律无效。

   合理预期学派出现之前,在对宏观经济进行总量分析的诸学派笔下,政府都具有垄断者的权力,一国之中,似乎没有什么经济力量能与之相对抗。但理性预期被引入经济学之后,在宏观经济学研究的主体——国家或政府面前,却出现了一个个的抗衡者。每个抗衡者看起来都不像政府那样吓人,但是为了自身的利益都十分明智和理性。他们是单独行动的,可是他们的行为却会产生共同的、力大无穷的效果。他们掌握的信息不比政府少,他们预期的合理程度也不比政府差,政府的所有意图他们都能预测到,防范的措施往往走在政府动手之前。而且,企业主和劳动者之间、企业主和企业主之间、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,也都要根据合理预期进行高水平的竞争。所有这一切都将产生一种意料不到的共同效果,使政府干预劳而无功。

    既然政府不能有什么作为,那么在经济生活中政府应当怎样行事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