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应还“金融”一个自由身  

2007-03-25 10:16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二战以后,出现了两大全球性问题,一为和平问题,一为发展问题。前者指东西两种社会体制对抗,后者表现为南北两半球贫富分化,差距越拉越大。相对而言,发展问题更为经济学家关切,他们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对发展中国家如何尽快脱贫,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,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。在诸多宏论中,“金融抑制”和“金融深化”理论,鞭辟入理,见解独到,为发展中国家认识自身缺陷,加快金融体制改革,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。

    应该说,站在金融的角度剖析发展中国家经济落后原因的,在经济学界大有人在。但是长期以来,经济学家的看法如出一辙,他们将发展中国家落后的根源,归结为“资本匮乏”。为此,必须提高储蓄率,引进外资,以加速资本形成。乍一看,这种思路入情入理,照此办理,问题应当迎刃而解。可实践起来,效果却不遂人意。20世纪70年代,麦金农和E·S·肖一反常规,提出了具有开创性的观点——发展中国家的贫困,不仅在于资本稀缺,更重要的是资本利用效率低下,抑制了经济增长。只有对症下药,深化金融体制改革,方能突破经济发展的瓶颈,不致被发达国家越甩越远。

  自古及今,历朝历代,大凡当政者,很少有不图民富国强,繁荣昌盛的。发展中国家的政府,自然也不例外。为扭转国家积贫积弱的状况,决策者们可谓殚精竭虑,煞费苦心。他们认为,本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,主要在工业,无工不富,全力发展大工业,是实现赶超的捷径。兴办工业,需要巨额资金。钱从哪里来?一个办法是引进外资。但是,发展中国家多数曾饱受殖民压迫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它们唯恐引资不当,被发达国家钻了空子,控制住经济命脉。于是,宁肯贷款,也不允许外商直接投资办企业。

  然而,国际金融市场是富国的乐园,它们向穷国提供贷款,不仅脸色难看,还常常附带苛刻的政治条件。发展中国家只好以争取外援为辅,自力更生为主,勒紧裤带,靠自我积累,发展民族工业。为了使企业尽快成长壮大,发展中国家往往以农补工,实行工农业产品剪刀差,并且,采取利率管制,人为地压低利率,以减轻企业的还贷负担,加快自我积累。

    利率是资金的价格,本应反映资金供求状况。但在发展中国家,由于政府实行利率管制,资金的价格被严重扭曲。世界银行一份调查显示,其1980 年度结构调整放款, 42 个接受贷款的发展中国家,只有 5 个国家的实际利率(名义利率与通贷膨胀率之差)为正数,其余的实际利率全都为负数。也就是说,在这些国家,企业只要能借到资金,闭门家中坐,就能利从天上来。所以,大家不管手头有无项目,项目前景如何,都对借款投资趋之若鹜,全社会形成了投资饥渴症。金融市场僧多粥少,求大于供,政府被迫以“配给”的方式,提供信贷资金。有关部门大权在握,寻租行为就不可避免。企业纷纷“跑部前进”,结果造成资金使用粗放,投资效益低下,国民收入扣除用于消费的部分后所剩不多,追加投入日益萎缩。

    麦金农认为,发展中国家的市场被条块分割,相互隔绝,是“不完全”的。这种“不完全”体现在各个领域,而金融市场尤甚,其中一个重要现象,就是大型企业,由政府一手操办,即使效益不佳,也能以优惠条件,获得贷款,而大量中小企业,在政府眼里,只是“杂牌部队”,政策上被冷眼相看。当它们扩大规模、改进技术、更新设备时,需要大量资本,却被政府管制的金融市场拒之门外。而在发达国家,中小企业却被奉为掌上明珠,它们虽然规模不大,却不乏技术优势,不仅效益颇佳,还能缓解就业压力,,对经济发展的作用,可谓举足轻重。发展中国家的金融管制,人为地把企业分成了三六九等,资金使用效率大打折扣。

    除了利率管制外,发展中国家对汇率,也进行过多的干预。本币汇率被过分高估,其原因是,这些国家实行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,汇率管制加上进口配额管理,有利于引进发展工业所需的机器设备,同时,减少工业制成品的进口。汇率管制不仅直接导致黑市的形成,扰乱了国内金融秩序,而且,引进设备的企业,相当一部分效益不高,产出低下,产品缺乏国际竞争力,从长远来看,高汇率使发展中国家出口乏力,国际收支恶化。低利率引起的储蓄、投资增长乏力,与汇率管制下的出口乏力,严重制约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,这种金融体系和经济效率低下的现象,被经济学家称为“金融抑制”。

    如何给金融“松绑”,还金融一个“自由身”?麦金农等人提出了“金融深化”理论。其主要思想是,放松政府部门对金融体系的管制,尤其是利率的管制,使其反映国内外资金供求,适应国民经济的实际状况。放开利率,要与发展股市、债市等资本市场,鼓励直接融资结合起来。这样,有限的资金就会流入高效益的项目。因为,如果一个项目前景不被看好,企业在融资时腰杆不硬,底气不足,就会在高利率面前望而却步。而且,高利率鼓励人们储蓄,金融体系“不尽储源滚滚来”,投资也就不愁没有资金。

    除放松利率管制外,发展中国家还应尽快开放国内金融市场,允许外国银行自由进入金融行业,同时,减少对汇率的管制,使国际金融市场的资金能够自由进出,以缓解国内资金不足之忧。总之,金融深化一着棋活,整个经济全盘皆活,发展中国家跳出金融抑制的怪圈,便会驶入经济增长的快车道。

  金融抑制和金融深化理论提出后,发展中国家掀起了一股金融深化浪潮。20世纪70年代中期,阿根廷、智利、乌拉圭三国,率行进行了金融深化实验。之后,东南亚诸国也循着这一理论,加快了金融深化步伐。然而,步子迈得过快过急,甚至没有实现经常项目可自由兑换,就大开国门,完全放开了国内资本市场,实行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,特别是对国际游资缺乏有效限制,最终引发了一场空前的金融危机。

  西方有一句名言:“通往地狱的道路,是用良好的意愿铺成的。”金融深化理论虽好,如果不顾国情,企图一蹴而就,就如同歪嘴和尚念经,不免有悖原意,谬之千里。金融深化并不等于“大撒把”,在消除金融抑制的过程中,既要顺应世界潮流,又要避免矫枉过正,对发展中国家来说,这一点至关重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