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西方农业是一面镜子(下)  

2007-03-18 20:57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三、德国:独具特色的农业改革

    17世纪初的欧洲,商品经济一经萌芽,并旋即表现出异军突起、不可阻挡之势。然当时由于封建势力把持政权,自然经济根深蒂固,于是一个时期里,新经济与旧经济相互对寺,展开了一场生死较量。英法等国资产阶级,通过轰轰烈烈的革命,推翻了封建地主,踏上现代文明之旅。而在普鲁士,容克地主则顺应形势,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,率先接受了资本主义,走了一条独具特色的普鲁士道路。

    15-16世纪前,德国的工商业尚能与欧洲各国并驾齐驱,可由于新航线的开辟,沿海地区占尽天时、地利,商贸中心自然移向港口地区。在欧洲的西北角,各国商人穿梭其间,国际贸易做得热火朝天,商品经济象是地下的岩浆,悄悄地蓄积力量,正等待着冲出地壳的那一刻。相比之下,德国没有地理上的优势,门庭显得十分冷落;1618-1648年,德国一直硝烟弥漫,外战内乱,足足持续了30年,原先工商业较发达的城市,由于战争而日趋萧条,昔日的辉煌悄无踪影。所以,17世纪时,德国的工商业一蹶不振,对外不能与他国竞争,对内也无力与封建势力相抗衡。

    工商业主在德国生不逢世,可容克地主却鸿运当头,迎来了他们的“黄金时代”。原先的粮食贸易,关卡林立、阻力重重。随着航线的增多,易北河、波罗的海、北海、欧洲西北角间船来船往,陆上的关卡形同虚设。英国、荷兰忙着出口工业品、进行殖民贸易,其丰厚的利润,使人们趋之若骛,农业却因此受到了冷落。这一改变,使原先的农业出口国,现在亟需进口粮食,而便利的交通、广阔的市场,给德国农业发展带来了机遇,粮食出口由此猛增。德国工商业本来先天不足,农业却乘机迅猛发展,所以,在17世纪的工商业浪潮中,德国农业是“一枝独秀”。容克地主一方面农商并举,进行企业化经营,同时又改头换面,由收租的地主,变成农业企业家。这样一来,现代化进程的加快,不仅没有使德国废除封建制度,反而让容克地主坐收渔翁之利,实力大增,其统治地位稳如泰山。为维护既得利益,地主把农民圈在土地上,并用法律形式“再版农奴制”,规定婢仆及其子孙都是地主的财产,择业、择居、终身大事都得听凭地主的安排。

    1806年,德法间进行耶拿大战,结果德国被打得落花流水,被被分解为300个邦,军队仅剩1/5。普鲁士作为联邦中的成员国,被保存了下来,但却比原来减少了一半的人口和土地。军事溃败后,随之而来的便是经济上的劫难。由于拿破仑的贸易封锁,粮食出口不再可能,容克地主发家致富的生命线被掐断了;战争引起的混乱,使得商旅不安,工商业也渐渐开始萧条;巨额的赔款,对战败的普鲁士来说,就象是个无底洞,倾其所有,也不能填其一角。在工业世界的冲击下,德国似乎被现代文明所遗忘,被英法等国远远地甩到了后头。

落后就要挨打,面对失败,自尊的德国人不得不反思。他们明白,法国之所以胜利,表面看是其器械精良、国力殷实,实际上是它的经济制度,比“再版农奴制”要优越。“再版农奴制”已不合时宜,必须改革。不改革,农民没有自由,劳动力不能自主流动,发展工商业就找不到人手。就连当时政府官僚阶层也承认:“旧世界已失去魔力,不再适合我们,这个流尽鲜血的国家要继续生存下去,就得适应新时代的要求,进行更新”。既然封建制度迟早要被淘汰,那么就应宜早不宜迟。可是选择何种方式来达到目标呢?是通过革命的办法推翻现行政权;还是通过改革的办法缓和矛盾?首相施泰因的回答是:我们无需摧毁老传统,而只须对它进行合乎时代精神的改造。

    180710月,政府颁布《十月赦令》,规定从1810年圣马丁节(1111)起,还农民自由身,允许农民自由移动与择业;无论贵族、市民、农民都可以分割、抵押、买卖土地。不久,国家又颁布《关于废除国有土地上农民世袭人身隶属关系的法令》、《二月法令》,进一步减少对自由的限制、禁止地主随意侵吞农民土地。农民有了梦寐以求的自由,自然欢欣鼓舞、拍手称快。可地主却眉头紧锁、闷闷不乐。过去他们一直把农民当摇钱树,可现在没了赚钱的工具,他们岂能善罢甘休。他们声称:“宁愿再吃三次败仗,也不愿要《十月赦令》”,他们千方百计地设置障碍,阻扰改革,并把施泰因视为眼中钉,不断向拿破仑进其谗言,指使普王将他免职。受战争影响,容克地主实力虽有所下降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他们依然是国家的中坚,他们的意见,上层人物不敢不听。改革的先驱者——施泰因,虽然豪情万丈,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终因阻力重重而壮志难酬,1808年,逃往俄国避难。

    1810 ,哈登堡继任首相。他深知改革是大势所趋,但施泰因的前车之鉴令他也不敢轻举妄动。1811年,哈登堡采用折中的办法,颁布《关于调整地主和农民关系的赦令》,规定农民可用赎买方式来解除封建义务。农民要获得土地,要么放弃原土地的1/3-1/2,要么支付25倍的年租。此法是改革派与封建势力妥协的结果,它如同在改革道路上,设置的一道门槛,高价的赎金,则是通行证。这道门槛一设便是40年,18503月,政府颁布了《赎免法》,减少了对赎买土地的限制性条件。普鲁士的农业改革,就此告一段落。

    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新生的资产阶级,因势单力薄,很长一段时间内,只能向封建势力妥协,一些积极的主张,因与地主利益相左,实施时便大打折扣。所以,普鲁士的农业资本主义道路,较为迂回、渐进,虽说保证了国家政权的稳定,但却不象英法那样来得直接、有效,经济发展,也比别国慢了好几个节拍。不过,历史的车轮不可逆转,新生事物一旦破土,就注定了要开花结果。改革后,农民成了自由劳动力,潜能得以释放,不过改革的最大受益者,依然是容克地主。1815-1847年,他们得到了1854万塔勒尔的赎金,《赎免法》颁布后,又给他们带来了1950万塔勒尔的收入。巨额的财富,转化为原始资本,资产阶级化的容克地主,又开始投资于农场、工厂、矿山、铁路,成了真正的资本家,普鲁士最终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。此后,其工商业日益繁荣、国力与日俱增,在德意志联邦中,与没有变革的其它成员国相比,它实力最强,为日后统一德国,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四、 日本:农协托起经济一片天

    俗话说,无农不稳,无工不富。农业这个人类最古老的产业,今天仍然倍受各国政府关注。即便是发达的工业国家,也不敢轻易放弃种地的营生。像日本,汽车、电器行销世界,满可以用换回的日元,到国际市场购粮买菜,可日本的农民,稻田还是年年栽,果蔬照样季季种,而且同城里人相比,日子过得也不算差。农业本是弱质产业,在一个工业大国之所以能够立足,除了政府的关照外,日本农协组织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    日本政府当初组建农协,其实也是出于无奈。二战后,日本百业凋敝,民不聊生。作为战败国,饱尝了失道寡助的滋味,内外交困,苦不堪言。当时,就连首都东京,库存粮食也仅够支撑一个半月,居民的粮食定量,每人一天只有一小碗米。解决吃饭问题,得靠增加粮食产量,要增产,全仰仗种田人出力。为调动农民的积极性,日本政府大搞农地改革,规定私人占有土地不得超过1 公顷,对地主手里多出的土地,国家强行收买,再出让给无地农民。这样一来,81%的贫雇农成了自耕农。农民分田分地,自然喜出望外,可乍碰上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反觉得睡觉也不踏实了。为了让农民吃上定心丸,日本政府于1947年出台《农业协同合作法》,从上到下,层层建立农协组织,为农民撑腰说话,壮胆打气。土地分下去,粮食便多起来,可粮多了收不上来也不行,农协又成了政府的催收员,一头动员农民交粮食,一头看住粮贩不准私收乱卖,这活一干就是20多年。60年代末,日本粮食连年丰收,政府已无力照单全收,随着经济持续走高,日元不断升值,买粮反比种粮更划算。农业逐渐门庭冷落,无人问津。日本政府审时度势,于1970年制定了《综合农政的基本方针》,实施产业结构调整,促进土地流转,推广专业化经营。农协的角色开始发生转换,一头连起农民,一头接起市场,由原来的“二政府”,变成了农民的“大管家”。

    日本的农协组织,自上而下,分为三个层次,处于最基层的是市町村农协,习惯上叫单位农协。都道府县建立的是地方农协,称作“县联”;农协的全国性组织,按照业务不同,各立门户。与农民打交道最多的,是单位农协,在日本农村,它的触角无处不在,无论是插秧割稻卖粮,还是农民生老病死,单位农协一揽子全包。零碎事虽多,但从大的方面说,农协的业务大体有四项:生产指导、组织流通、信用服务和开展互助共济。

    日本耕地少,土地瘠薄细碎,大农场的经营方式推不开,靠一家一户单兵作战,农业生产本没有多少优势可言。随着国内农产品市场对外放开,农业的外部压力越来越大。怎样才能提高农业效益,增加农民收入?日本政府认为,实行专业化集约经营,是农业的根本出路。主意虽好,可落实起来却很难。要推广农业专业化经营,就必须把一家一户农民组织起来。对此,政府有心无力,做不好也做不了。而与农民打交道,正是农协的老本行。于是,日本政府把大量的涉农业务,委托给农协经办,农协也当仁不让,不负厚望,一出手就不同凡响。围绕着专业化,农协开展了全方位的生产指导。大到农业发展总体规划,小到农户选种育苗、打药追肥,农协都一手操办,费尽心思。农协设有“营农指导机构”,聘用营农指导员,走村串户,提供信息,帮助农民制定增收计划,推广新品种、新技术,手把手地解决生产中遇到的问题。在日本,许多农业基础设施,如育苗基地、孵化厂、冷藏库、饲料厂,都是农协张罗,以保本价为农民提供服务。有的新产品、新技术,农民一时接受不了,农协甚至实行免费试用。近些年来,日本农村青壮劳力不断涌向城市,在地里干活的,除了老人便是妇女,对重体力活,他们常常吃不消。对此,农协又伸出援手,把这些活接了过来。这一交一接,无形中便实行了集约经营,优良品种、先进的耕作方式、新型农机具,便通过农协接手的业务,间接传到了农民手里。

    农民要增收,重要的是在产销两头做文章。为了帮助农民降低生产成本,国家、地方、基层三级农协联起手来,开展生产资料订购业务。基层农协将农民的订单层层上报,由农协的全国性组织筛选厂家,以低价格批量订货,农户从农协手中买到的东西,往往比市价低很多。但农民购买生产资料,不光要价廉,而且要物美。全国农协1972年专门建立了农技中心,除了培训农技人员外,一项重要任务,就是对货物进行检验,确保经过农协的手,交给农户的都是优质品。农产品销售难,很多国家的农民深有体会。日本农协知难而进,当起了几百万农民的集团军司令。基层农协建起了农产品集贸所,负责当地农产品集中、挑选、包装、冷藏,然后组织上市。每天清晨,当城里人还在熟睡时,各地的特色农产品,就已由农协组织运到了货场。农产品的销售,通常采取竞买的办法,只有那些出价高、信誉好的批发商,才能拿到出货单。目前日本农协系统共有集货所几千个,此外还有不少全国运输联合会,下设庞大的运输组织,农产品保鲜度高了,不愁城里人不掏腰包。如果算经济账,农协在生产指导和流通业务方面,确实贴了不少钱,但正因为有它这个“冤大头”撑着,日本农业才告别传统的经营方式,农民也不再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。轻劳作、反季节、优品种、高收入,成了现代日本农业的典型特征。

    人们不愿种田,有一个重要原因,是产前投入大,生产周期长,同时风险也大。可不是,买种子,购肥料,添机具,请帮手,还没见粮食的影,钱先花出去一大把。象欧美的大农场主,家底厚实,在银行的信用又好,钱这方面不成问题。但在以农户为主的日本,农业生产资金解决不好,就会带来大麻烦。于是为农民提供信用服务,顺理成章变成农协的业务。日本农协的信用机构,存款利率通常略高于私人银行,而贷款利率,又尽可能提供优惠。由于客户多,存贷款量大,加上农信机构实行多角经营,业务开展得红红火火,不仅给农民解了难,也为各级农协增加了收入。

厚生共济,是政府交办的一项重要业务。在这方面,农协的服务范围,从摇篮到坟墓,既提供生活指导,也操持婚丧嫁娶等红白喜事。同时,采取向农民收一块,农协补一块的办法,开展扶贫济困。从老年农民的福利,到农村社区建设,农协可谓无处不在。在日本农民眼里,农协似乎成了无所不能、法力无边的保护神。

五、简短小结与启示

      通过上面的介绍,我们可以做如下小结:

    1、从俄罗斯农业发展历程看,由于彼得大帝的“欧化”改革没有触及土地问题,一个半世纪后,国家出现内忧外患。在帝国覆灭之前,由内阁总理大臣斯托雷平掀起了一场更为深刻的革命,规定农民份地属私有财产,有权自由转让、买卖。这次改革,不仅促进了农业的发展,而且也为后来的农业变革奠定了基础。

2、法国曾长期受“小农经济”困扰,在一个半世纪里,农业徘徊不前。“二战”以后,法国政府采取“以工养农”政策,对离土离乡的进城农民,一次性发放“离农终身补贴”,以鼓励农村年轻人到城市做工;其他青壮年劳力,政府出钱办班,先培训,再务农。这样有力地推动了土地集中,加快了农业机械化、专业化和产业化的进程。仅用了20多年,法国就走上了农业现代化之路。

    3、德国的农业现代化道路,较为迂回、渐进,由于资产阶级势单力薄,很长一段时间内,只能向封建势力妥协,一些积极的主张,因与地主利益相左,实施时便大打折扣。所以德国的农业改革虽说保证了国家政权的稳定,但却不象英法那样来得直接、有效,经济发展也曾比别国慢了好几个节拍。

    4、农业要专业化经营,就必须把分散的农户组织起来。对此,政府通常会有心无力,而在日本,农协组织担当了这一角色。从大的方面说,农协的业务大体有四项:生产指导、组织流通、信用服务和开展互助共济。在市场和农民之间,农协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