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美国反垄断让人一头雾水  

2007-02-25 12:15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10 年,从大洋彼岸频频传来有关企业兼并的消息。1997年,波音与麦道联姻,组成了航空业的巨无霸。1998年,埃克森与美孚两兄弟,在分离了整整87年之后,再度聚首。1999年,美国国民银行与美州银行合并,缔造出了新的金融帝国。一个个庞然大物接连出现,让人晃若梦中,难以置信。

然而就在同时,一向喜欢制造新闻的美国人,又扔出了一枚重型炸弹:IT业巨头微软因涉嫌垄断,被司法部告上法庭。给人的感觉是,美国人似乎又要反“大”。美国究竟怎么了?研究美国反垄断法例,真是令人一头雾水。

美国是个崇尚自由的国家,经济上信奉的是自由竞争,认为仅需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,就足以使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。然而,竞争的结果,却是造就出了一个个独霸一方的巨头。这些巨头对中小竞争者进行打压;以钱开路,摆平政客,成了国会的第三院;通过限制产量,提高价格,无情地盘剥消费者……总之,这些巨头比潘多拉魔盒里的魔鬼更可怕。

为了制服这些巨头,1890年,在平民主义者的强烈呼吁下,美国国会以压倒多数票通过了《谢尔曼法》,并作为母法,与后来的《克莱顿法》和《联邦贸易委员会法》一起,构成了美国反垄断法的基础。人们对反垄断法寄予厚望,称之为自由企业的大宪章。

反垄断法,说白了就是要对大企业的行为作出种种限制,以放止不正当竞争。比如,某几家大企业为了获取暴利而达成幕后协议,通过控制产量来抬高价格;或者是为了独占市场,通过规定最低价格,挤跨中小企业。这种行为,按照反垄断法,就是犯了大忌。

即使企业不是与同行“勾结”,而是单独行动,也可能如此。如一个企业大到了能够主宰市场的地步,自然不愿外人分吃碗中的“肥肉”。假若你想进来,他会软硬兼施,让你打消这份念头。你若不知好歹,强行进入,他就猛降价格,叫你血本无归。这种掠夺性定价策略,也属违法。此外,象同一商品以不同价格,卖给不同的消费群体,这种价格歧视行为,以及捆绑销售方式,都被认为与反垄断法相悖。

尽管人们对哪些行为属于非法,原则上讲是一清二楚,但一个企业到底发展到多大就将面临制裁,从反垄断法的条文上难以找到答案。因为同样规模的企业,在某一行业是老大,在另一行业也许是小巫见大巫;在某一地区占有很高的市场份额,在另一地区或许就没有什么销量。因此,仅从“大”上难下结论。

熊彼特是第一个站出来为大企业说话的人,他认为,科研开发在生产集中的行业,要比自由竞争的行业表现得更明显,惟有巨型公司和不完全竞争才是技术变革的源泉,是经济动态创新与技术增长的发动机。后来兴起的以斯蒂格勒为代表的芝加哥学派,基本上与熊彼特持相同观点,认为生产集中在大企业手中,有利于提高规模经济效益和生产效率,主张减少对巨型企业的干预。能够证明这种理论正确的实例也是比比皆是。正是对垄断企业的是非各执己见,同时经济大环境发生了变化,导致了不同时期美国反垄断政策走向的差异。

   1911年,美最高法院宣布,美国烟草公司和标准石油公司因“欺行霸市”,违反了反垄断法,命令两公司立即解散,各自拆分为若干独立的公司。而与此同时,对独占市场60%份额的美国钢铁公司,美最高法院却网开一面,认为“规模大不违法”。这一阶段,美国不是一味地反对大,反的主要是垄断。

    二战后,美国经济是一统天下,同时,哈佛学派的观点,在当时的反垄断政策争论中占了上风,因此,美国这一时期的反垄断重点,放在了企业的规模上。1945年,美国铝公司被法院判决触犯了反垄断法。平心而论,美国铝公司的行为还是循规蹈矩的,法院也承认它没有干反竞争的事,但一家企业就独占90%的市场,实在是太大了,“大的就是坏的”,铝公司成了这一教条的牺牲品。

    70年代,美国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政治上,在西方世界一呼百应、颐指气使的威风,已荡然无存。经济上,昔日还是逆来顺受的“小羔羊”,今天已成了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军事上,苏联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。面对这种局面,美国国内对过于严厉的反垄断政策产生了争论。尔后,芝加哥学派得势,其代表人物在反垄断部门占据要职,促进了美国反垄断政策的转变。这一时期,美国从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出发,不再反“大”,而是对大企业的兼并推波助澜。美国开禁,大家攀比,这就是90年代以来,国际兼并风潮一浪高过一浪的原因。

    回头再说“微软”。既然美国不再反“大”,为何几年前要将微软推上被告席?美国是以竞争机制配置资源的国家,制定反垄断法的初衷是为了鼓励竞争,推动创新。无论情况如何变化,对滥用市场权力来限制竞争、扼杀创新的行为,美国政府不会坐视不管。微软正是在软件行业中太“霸道”,落下了许多把柄,才被司法部起诉。

还有一层原因,与其他行业的激烈竞争不同,美国信息产业在世界上一枝独秀,即使微软一分为二或一分为三,也无人能与之匹敌,不会损害国家的根本利益。相反,微软的肢解,很可能象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一样,因“祸”得“福”。“法律不会阻止你垄断,但是,如果你滥用垄断权力,法律就会予以坚决制止”,当年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的这一席话,可说是美国反垄断政策的最好注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