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央行放开利率未必不是好事  

2007-02-25 12:13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说起来,中国的改革很有戏剧性。国企改革是从1978年开始的,此后摸了10年的“石头”,“河”却迟迟没有过去,我们这才醒过神来:价格没有放开,企业怎么走向市场?无独有偶,早在1984年金融改革已经启动,金融市场也建设了20多年,可直到现在,利率市场化仍不尽人意。

     要说这些年,利率市场化一点进展没有,那也不是事实。但平心而论,这方面的改革,步子始终没有迈开。1996年,国家在上海建立了银行同业拆借市场,放开了同业拆借利率;与此同时,国债发行也引入了市场机制,由承销商竞价,来确定发行价格,交易利率由市场决定。

     按理说,这些都是重要的市场利率,应该成为银行利率的基准,可我们的整个利率体系,尤其是银行利率,仍然是官定的。虽然允许有一定的浮动,但基点是事先定好的,跟市场利率没有关系。所以我们现在的利率,实际上也是个“双轨制”,银行是“双面人”。在同业拆借市场上,执行市场利率;而为客户服务,则要按官定利率办事。这个利率,谁都动不得,动了就是违规,就要挨批评、遭处罚。

     官定利率的毛病之一,是不能反应银行的贷款风险。按照市场原则,风险和收益应当匹配,风险大的贷款,利率理应高一些,风险小的,利率可以低一点。企业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有的信誉好,有的信誉差,有的还款能力强,有的还款能力弱,到银行申请贷款,本不该“一刀切”。大家高矮胖瘦悬殊,硬要人家穿尺码差不多的裤子,你说能合身吗?把利率放开,大家看菜吃饭、量体裁衣,银行、企业皆大欢喜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 利率是资金供求的信号,它是市场参与者“发言”的地方。大家都争取资金,效益好的企业可以站出来说:我能承受较高的利率,因此可以开“大价钱”。那些开不起价钱的企业,听了立马就得退场。同是资金供应者,管理好、成本低的银行,能以较低的利率放贷,而那些差银行,经受不住考验,只好走开。

     是的,市场化的利率,其实是一个优胜劣汰的机制。把利率定死了,跟市场竞争屏蔽开,也就抑制了市场活力。大家都知道,市场经济靠价格信号来配置资源,而资源流动得靠资金引导。只放开价格,不放开利率,市场机制就不完整。这就好比自行车,前闸松开了,后闸还捏着,蹬起来费力不说,能跑得快吗?

     官定利率是央行厘定的。央行握着这样的权利,免不了会听些抱怨。把利率降下去,储户不高兴,把利率提上来,企业有怨言。央行夹在中间,两头不讨好。即使站在央行的角度,官定利率也是个损失,损失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政策信息。想想这些年,宏观经济冷热无常,物价不是“飞上天”,就是负增长,原因在哪里?归根到底,还是货币调控不够准确。为何如此?利率没放开恐怕是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 货币政策的传导需要一个过程,中间有一段很长的“时滞”。调节货币“闸门”,先是影响市场利率,再引导企业做出反应,最后才体现为需求的变化。把利率一定死,市场反应就不容易观察了,央行无法根据利率这个中间参数,对货币政策进行修正,只好一竿子插到底,结果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。

     如果没有WTO,利率市场化改革不知还拖多少年。现在不行了,加入WTO的过渡期马上到点。按照当初的承诺,我们必须放开利率,按国际惯例办事。再说,遵守国际惯例是我们的义务,要求我们遵守惯例是人家的权利,央行继续“操办”利率,难保不受指责。

     其实,当下央行放开利率未必不是好事。目前外资银行虽也执行官定利率,但它们在利息之外,还向客户收费,有人曾粗略估计,外资银行费用收入,大概占其总收入的25%,而且今后的比例还会上升。我们的银行一直没有这样做,因此在利率竞争方面,我们实际上处于不利地位。站在这个角度,放开利率虽然有忧,但也有喜。当然归根结底,是长期利好。

     利率市场化并不是利率100%的自由化。完全自由的利率,是历史的“陈迹”,只存在于20 世纪30年代之前。现代市场经济国家,或多或少都会对利率进行干预,还没有哪个“潇洒”得“大撒把”的。尽管现代货币学派主张,国家只需控制货币总量,无需为利率水平劳心费神,但即使在货币学派的老家,美联储为防止经济过热,也曾多次加息。只不过他们加息,是通过调节货币供给实现的,并非由政府直接厘定;而且最终形成的利率,只供金融机构参考,不具强制性。

     要指出的是,实现利率市场化,得具备一些基本的条件,最要紧的是要有一个发达的货币市场,能真实反应资金供求,以便让央行在这里表达自己的意见。这就好比一个人要发表对时局的看法,那就得有个讲坛,并且有许多新闻媒体到场,听众越多,传播得越广,他的名声就越大;否则,纵有千般奇思妙想、一肚子高论,也只能回家讲给老婆孩子听。我们说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和短期国债利率,都是比较重要的市场利率,就是因为,这两个市场,是央行经常“光顾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 有人说利率市场化是一场“攻坚战”,这绝非戏言。大家可能还记得,1988年我们要放开物价,当时叫“价格闯关”,但由于准备不足,结果“关”还没闯,就引发了一场抢购狂潮。前车之鉴,不可重蹈。利率市场化改革事关重大,须综合考虑宏观经济形势与监管水平等因素,大胆推进,稳步操作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