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解决大学生就业难只需一招  

2007-02-23 19:53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今年的大学毕业生终于打点行装,准备离校了。说起近几月来找工作,每人恐怕都一肚子苦水。奔波、焦虑、碰壁、失望,其煎熬不啻于一场马拉松赛跑。很多人逼得没有办法,干脆怀揣着一张城市交通图,早出晚归,四处送简历。运气好的时候,也许能跟管事的人说几句话;多数情况,则干脆被保安据之门外。其中的甘苦,可谓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 照理说,中国人才短缺,大学生的比例很低,还不足发达国家的十分之一;又正好赶上知识经济,国家呼唤创新,渴求人才,他们找工作,不应该太难才对。但这两年,形势却越来越紧,有不少人,父母省吃俭用地供着,自己辛辛苦苦地读着,成绩很好,各方面的条件也不错,可一毕业,就加入了失业者的行列。

     问题出在哪里?有的说,这是因为到处都人满为患;有的说,是因为大学生害怕吃苦,不愿离开大都市。这些说法,都有几分道理,但如果从体制上分析,更深层的原因恐怕是缺乏一个有效的人才流动机制。

  改革开放进行了20多年,资金、商品都自由流动了,可用工制度的改革,至今依然是乏善可陈,市场化程度还远不够高。很多单位,仍养着不少闲人、懒人。这些人,活不多干,工资却不少拿,明显地不适应工作,但要想把他扫地出门,那就难了。我没违法、没乱纪,为啥不让我干?遇上个胡搅蛮缠的,“你咂了我的饭碗,我也不让你好过”。象这样的人,哪一级的领导都得掂量掂量。里面的人出不来,外面的人自然就进不去。一个萝卜一个坑,只当和尚不撞钟,所有的位子都占满了,纵使你有心归依佛门,也没有“袈裟”可披,找不到“木鱼”可敲。

  一边是用人单位嚷嚷员工素质不高,一边是大学生找不到工作;两种现象并存,要害在于没有一个代谢机制。当然,话也不能说绝了。这几年,国有企业减员增效,党政机关下岗分流,用工制度的改革也不是一点进展都没有。但仔细想想,这跟人才流动恐怕还是两码事。人是减下来了,但位子也一块端掉了,并没有虚位以待,招揽人才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减员也好,分流也罢,是消肿,不是活血。消肿当然是对的,但还很不够,更重要的是活血。真要是做到这一点,“人满”也可以“无患”,只要你素质高、能力强,照样可以找到不错工作

     在用人单位里,员工都流动不起来,跨地区、跨行业的流动,就更成问题了。记得前两年,新华社《每日电讯》有一则报道,说广州天河区的几个村庄,想招聘52名大学生,不曾想应聘学子达4000之众,其中光硕士就有80多位,还有一名华南理工大学的博士;南京某企业招聘擦鞋匠,月薪千余元,在200名应聘者中,竟有50多名大学生。报纸配发的编者按称,这是“贫困的奢侈”,说得非常到位。

     偏远地区求贤若渴,连个合格的小学教师都找不到,而大都市里却在“挥霍”人才,近乎于奢侈,实在令人痛心。有人做过统计,我们国家平均5300个接受初等教育的人之中,才能出一位博士;换算一下,这相当于每3580万元的投入,才有一位博士的产出。尖子人才不仅是个人天资和勤奋的产物,而且是社会巨大投入的结果。这些人改行换辙,不惜降格以求,显然是一种严重的浪费。问题是这些莘莘学子,连局外人都为他们的选择感到惋惜,难道他们自己就没打个问号吗?

     其实不然,他们走的是“曲线救国”的道路:好歹先弄份工作,把户口留在大城市,将来再找机会跳槽,重新就业。这样一来,虽然走了点弯路,但可以避免被“发配”出去;真要是到了个犄角旮旯的地方,再想回来,那就难了。搞不好,得用自己的一生来下注,甚至还要把子孙后代都搭进去。成本太高了,平常人根本无力支付。尽管大学生们不乏创业的热情,他们也清楚,越是艰苦的地方,反而更容易干出事业来。但真要迈出这一步的时候,每个人都得掂量一下:万一失败了怎么办,我还能回到现在的起点上来吗?考虑到那笔巨大的潜在成本,很多人退缩了。

     有识之士已经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上海就出台了一项政策,本地人才参与西部开发,可以不动迁户口,来去自由。这是可喜的一步,但也仅仅是第一步,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。比如养老、医疗等社会保险,现在是按省统筹的,各省自成体系,相互独立。在一省之内变动工作,还没什么问题,可一旦跨出省去,衔接起来就是个麻烦事。再比如,我开发西部去了,住房、提职等怎么解决?单位再有好事还有我的份吗?我的职位还给我保留吗?如果我在西部干得不错,提升得很快,回来你们承认吗?等等,不一而足。这些难题化解不了,人才的流动还是畅通不起来。

     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。对一个社会来讲,人才流动如同人体的新陈代谢、血液循环,有助于保持机体的活力。只要流动是自由的,人们就不难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,发挥自己的专长。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社会来说,这都是件好事。换成经济学的语言说,就是可以增进国民福利。这跟市场经济的理念是相通的。市场要有效率,生产要素必须自由流动;哪里的投入低、产出高,人财物就流向哪里。正是从这个意义上,我们说流动可以出效率。

 

   在经济学上,效率和公平往往被看成一对矛盾,一般很难兼顾。但人才流动能把它们统一起来,不仅能促进效率,还有利于实现公平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每一个机会,对所有的人都是开放的,大家可以去竞争,人人有获胜的可能。这就是所谓的机会平等。看收入也是一样,国际上贫富差距之所以很难消除,就是因为国家之间人口不能充分流动。可以设想,如果我们能向美国自由移民,两个国家的生活水平,绝不会有现在这么大的差距。也就是说,人才流动有“均贫富”的效果,国际上如此,一国之内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 其实,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,只需一招便立竿见影。这就是允许人才自由流动。人是生产要素之首,建立市场经济体制,不能没有人的有序流动。和一般的商品比起来,人的流动更复杂、更敏感,管理的难度更大,因此更需谨慎对待。但放开是必然的,这条路肯定要走,不信咱们就拭目以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