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法国“国土整治”的启示  

2007-02-13 08:51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 20世纪50年代初,法国经济就象一架倾斜的天平:以北起勒阿弗尔,南至马赛为界,东西两侧形如两重天地:东部被称作”富裕的工业法国”,其面积不足全国一半,人口却占总数的2/3;全国500家大企业集团,东部有476家;这里的4大工业区,拥有全国3/4的工业职工、4/5的工商业营业额;居民人均收入,高出全国平均水平30%。

  与”工业法国”的繁华形成强烈反差,广袤的西部地区,处在天平失重的一端。那里人烟稀少,交通不便,停留在落后的小农经济时代,被称为”贫穷的农业法国”。随着时间推移,东西差距越拉越大。同在一片蓝天下,同是升起法兰西国旗的土地,怎能如此苦乐不均,判若两个世界?1950年,建设部长克洛·珀蒂提出,应尽快进行”国土整治”,实现自然资源、经济活动和人员的最佳分配。1955年,法国政府颁布”国土整治”令,制定地区行动计划,拉开了向西部进军,促进经济均衡发展的帷幕。

    “国土整治”事关法兰西发展全局,稍有闪失,就可能铸成大错。究竟如何破题,决策者们一时拿不定主意。恰逢此时,巴黎大学教授弗朗索瓦·佩鲁提出”发展极”理论,引起了法国政府的重视。佩鲁认为,经济增长的潜力,集中在某些主导部门和行业,它们往往聚集在大城市的中心地带,形成”发展极”。政府的任务,是在欠发达地区大力培育”发展极”,发挥它们的”磁场”作用,带动周围经济快速发展,逐步缩小地区差距,最终实现国民经济整体协调发展。佩鲁的理论令官员们茅塞顿开,一套全新的发展规划陆续出台。

     在落后地区兴建城市,发展主导产业,遇到的头号困难,是来自东部的负面影响。东部大城市特别是巴黎,吸引了西部大量的人才、资金和技术,这如同釜底抽薪,动摇了西部发展的根基。而东部大城市的过度膨胀问题,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。比如巴黎,面积不足全国的2%,人口却占总数的1/5,集中了法国29%的工业职工、1/4的公职人员、40%以上的高级人才,全国2/3的商业总部也设在这里。长期超负荷运转,使得人口、交通、环境等问题日益突出,严重制约着巴黎的长远发展。限制东部大城市,发展西部新兴城市,两件事相辅相承、相得益彰。法国政府的”国土整治”行动,也正是循着这个思路,一步步地展开。

  50年代中期,法国推行了”工业分散”政策,规定在巴黎等城市创办新企业,须经政府批准,取得”许可证”,并交纳高额的占地”租金”。同时,通过低息贷款、免税、削减地价、颁发”地区发展奖金”等优惠措施,鼓励东部企业、商业、金融机构,向不发达地区疏散。60年代,政府在边缘地区兴建了8个”平衡大城市”,改善全国城市空间结构,形成新的地区发展中心。从70年代开始,重点在西部发展万人左右的中等城市,小城市和卫星城也迅速崛起,它们大多位于农村、风景区,铁路沿线、中心城市外围,不仅缓解了大城市的发展压力,也促进了欠发达地区人口稳定和经济繁荣。19551964年间,有2800多家企业到西部安家,1954-1975年,先后有750万法国人西迁,昔日贫穷的”农业法国”,出现了图卢兹、波尔多、南特等大工业中心。

  落后地区的经济要迎头赶上,显然不能老当”二传手”,靠引进发达地区的”夕阳产业”,一辈子也甭想打翻身仗。法国政府在鼓励企业西进的同时,注意根据西部的地理、资源优势,确定合理的产业结构。比如西部虽经济落后,却有长达3115公里的海岸线,这是东部内陆地区望尘莫及的。要说投资小、见效快,滨海地区可以发展海水养殖,也可以从东部引进些出口型企业。法国政府的眼光看得更远:这么一大块风水宝地,用来发展旅游、高新技术产业,前景岂不更好?

  1970年春,占地2300公顷的”索菲亚·安蒂波利斯技术开发区”破土动工,法国的优惠政策,地中海的旖旎风光,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,先后有50多个国家的950家公司前来落户,每年新增投资额28亿美元,创造新的就业职位800多个,昔日荒凉的海滩,成了法兰西的”硅谷”和旅游胜地。布列塔尼地区的变迁,也许更能反映西部产业升级政策的成果。1954年,该区一半以上人口从事农牧业,工业职工只占18.5%。到1975年,农业人口比重减少2/3,工业职工的比重升至29.4%,第三产业达到49.5%,由落后的农牧区,发展成全国最大的肉类生产、加工基地。”国土整治”计划实施20多年,法国西部的山地、高原、滨海地区,逐渐打破了单一的生产结构,多业并举,实现了产业合理布局。

    “国土整治”历时长,规模大,涉及面广,为了避免出现”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,实现全国一盘棋,法国政府别出新裁,在原有96个省的基础上,设立了22个大行政区,国家与大区签订具有法律效力的”计划合同”:中央政府负责确定总体目标,保重点项目,有资金优先分配权;开发整治权下放给地方;国家设立专门机构,负责对各地实施情况监督检查。行政大区对中央政府负责,各省对行政区负责,涉及跨区实施的项目,由中央政府牵头,协调各区、省的行动,从而保证了”国土整治计划”层层落实。60年代以来,法国政府先后实施了多项公路、铁路、通讯发展计划,由于中央和行政区职责分明,各地能够联手合作,计划大都提前完工,在法兰西土地上,形成了横贯东西、遍布南北的交通、通讯网络。

通过国土整治,促进经济均衡发展,这个过程对法国政府来说,很象切蛋糕,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。国家的政策优惠和资金倾斜,如果西部得到的过多,时间长了,东部肯定不会痛快。为此,法国政府不是一味扶持西部,而是着眼全局,政策因时而变。70年代中期,西部在国家扶持下改天换地,经济发展蒸蒸日上,而东北部的老工业基地,却由于国际油价上扬,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。法国政府便把心思东移,加大了老工业区的改造力度。1984年春颁布”工业结构改革方案”,收缩东北部的煤、钢生产规模,更新机器设备,淘汰旧工艺,鼓励发展高技术产业,为此,国家采取了”以西补东”的办法,投入大量财力、物力,为东北工业基地”输血”。

 由于做到了一碗水端平,东部对中央政府的”关照”双手欢迎,西部地区也没有什么怨言,老工业基地由此焕发了生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