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评职称为何不让抓阄  

2007-12-10 20:32:23|  分类: 经济分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眼下正是评职称的季节,一年一回。不难想象,多数参评人由于成败难料,近一段会心神不宁、寝食难安;评委虽大权在握,但也不一定轻松,不是说要应付各种游说,而是评委都是过来人,知道职称对每个教师利害攸关,要对众多参评人作取舍,个中难处局外人怕是难有体会。 

说我自己的经验。我供职的中央党校经济学部,今年有五位副教授待评正高,而上头给的指标就一个,僧多粥少,谁上谁下?现在的办法是让评委投票。平心而论,投票定输赢,应算是公平,可参评人未必这么看,评上的当然没话说;而那些未评上的,往往会认为评委不公正。职称年年评,天长日久,这样同事之间难免伤和气,产生隔阂。 

于是突发奇想,评职称为何不让当事人抓阄?评委只审核参评人资格,若著作与论文达标,教课量够数,那么就可参与抓阄。听天由命,抓中了就当教授,抓不中只怪运气不济,与旁人无关。这个办法,显然规避了评委与参评人的矛盾,而且每人成功率相等,可问题是那个最优者,若投票,他成功概率更高,改为抓阄,概率要降低,因此他会认为不公平。 

曾说过多次,公平是价值判断,文化背景、利益取向、收入状况,都会影响人们的公平观。经济学研究资源争用,通行的规则是出价,出价高者先得。而且经济学还说,若产权明晰,按出价规则分配资源可避免租值耗散,减少浪费。但这样做公平吗?不一定。我钱多,你钱少,若用出价多少决定我俩谁升职,显然对你不公平。 

是的,出价规则强调的是效率,富人之间争用资源,看出价高低也许公平;但贫富之间却非如此。所以为照顾公平,某些时候投票与抓阄也会成为竞争规则。尤其非经济资源的分配,由投票或抓阄决定的例子随处可见。不过要研究的是,现实生活中哪些竞争应投票决定,而哪些竞争可以抓阄呢? 

我观察到的案例,最明显的,职位竞争大多是投票。记得学生时代,谁当班干部通常要经过选举,当然也有老师指定的,但老师指定的班干部,威信就大不如投票民选的。而且从小学到大学,我从未见到那个学校选班干部采用抓阄的办法。不仅选干部不抓阄,评先进也不抓阄,先进人物是“榜样”,若大家不认同,“榜样”作用则无从发挥。 

纵观历史,晋升职位的规则五花八门,有上头委任的,有经科举考试的,也有投票民选的,但即便如此,却没有哪个国家什么时候靠抓阄决定过人们的升迁。进入现代社会,民主诉求越高,政治越开明,投票选举也就越普遍。10多年前,中国还只是村委会主任开始民选;而现在的县长、市长、省长,一直到总理,都得经由人大代表选举产生。

 是的,投票的例子很多。不过话说回来,现实生活中抓阄的例子也不少。亲眼所见,当年在老家宅基地的分配就抓过阄。分配宅基地的困难,是地理位置有优劣之分。最好的位置,人人都想得到,若投票决定,每户一票,大家当然会把票投给自己,这样,结果自然投不出。若由村委会指定,又难以服众,意见会一大堆,故惟有抓阄,让村民自己碰运气,不管谁抓中,彼此心服口服,不会有矛盾。 

我亲历的另一个例子,是读大学时宿舍做清洁。寝室住六位同学,周一至周六,每人一天,麻烦在周日,谁负责清扫,投票没法定。起初靠自觉,谁有时间谁打扫,可时间长了,谁也不再主动。怎么办?大家一合计,决定抓阄,一月抓一次,抓中的同学每周多干一天活,如此四年下来,秩序井然,大家相安无事。于今老同学见面,这件事竟成了有趣的回忆。 

由此看,某些事情的决断,抓阄会比投票更有效。但这绝不是说,抓阄万能,遇事都可抓阄。我的看法,一件事情如果有外部效应,会对公众产生影响,那么就应该投票;反之,若某件事情没有外部效应,不伤害别人的利益,抓阄则未尚不可。上面的例子,职位竞争所以投票,是因为官员握有公权;而宅基地分配与周日清洁,不论结果如何,皆不伤及公众利益,故抓阄也无妨。 

要提点的是,投票是集体选择;抓阄是个人选择。通常的情形,集体选择是奉行多数原则,多数通过的投票结果,大家都得服从,这样投票势必要限制少数人的自由。相反,抓阄尊重个人自由,但很多公共事务的决断,又不可抓阄。自古难两全,投票有美中不足,抓阄也有局限,所以选用投票还是抓阄,关键在一点,就看所决断的事项是否有外部性。

     回头再说评职称。不错,升教授是个人的事,似可抓阄。但对校方来说,让谁当教授却事关学校前途。一流的大学,不仅要有一流的设施,更重要的,是要有一流的教授。教师授业解惑,对学生的影响举足轻重,外部性强。也正因如此,所以评职称要投票。而且依我看,评职称不仅要由专家投票,还得要有学生参予,教师的服务对象是学生,不符合学生的选择,投票也就背离了初衷。 

    写到这里,也许有人问,国外的教授由校长聘,为何不投票?表面看,他们的确没投票,但仔细想,背后其实也是投票决定的。不过参加投票的不是专家,而是学生,或者准确说,是学生家长在用货币投票。国外的大学多数私立,私立大学若无一批真才实料的教授,家长怎会掏钱把孩子送进去?设想一下,假若你是校长,想通过招生筹措经费,那么聘教授岂能不顾学生的意愿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