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假如没有纪检委   

2007-01-09 14:2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 最近几家省电视台热播《大宋提刑官》,里面刁知县审案一段,令我好一番感慨。案情其实很简单:豆腐小贩之妻突然失踪,刁知县怀疑是被小贩所害。堂审时被告申辩说:“您没有证据证明我杀老婆呀!”刁知县答:“对啊,但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没杀老婆呀!”

 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。大约一年前吧,湖北佘祥林的妻子“死”而复生,一桩长达11年的“杀妻”冤案终于大白天下。随后,新华社发表评论说,导致这种骇人听闻冤案的原因,是司法诉讼中实行了有罪推定。

  是的,佘祥林原本只是有杀妻嫌疑,可司法部门先入为主,毫无根据就先推定他有罪,不用分说地把人抓起来,而后让他自己举证洗刷清白。这样做,怎能不铸成大错?人都被关进了看守所,与世隔绝,孤立无助,他又怎可拿得出证据来?因此,古往今来,好人屈打成招的事例举不胜举。

  大概是“佘案”错得离谱,法学界就“有罪推定”问题展开了讨论。多数人的观点,是从保护人权的角度,提出废止有罪推定,转行无罪推定。实话说,对这一主张,笔者虽举双手赞成,但同时也有忧虑。为什么?让我话分两头,先说赞成的理由。

  我赞成无罪推定,首先是因为它不会冤枉好人。若从成本收益方面看,无罪推定取代有罪推定,也是效率最大化的优选。刑事诉讼,目的无非是惩前毖后,除暴安良,因此,刑事诉讼的收益,说到底是对犯罪的威慑作用。若是推定准确,量刑适当,那么无论有罪推定还是无罪推定,理论上讲,两者的收益是一样的。

  但转从成本看,两者的差别却明显。刑事诉讼的成本有两类,一是错判成本,一是执行成本。所谓错判成本,是指司法错判导致的社会损失。毋庸置疑,有罪推定遵从疑罪从有,其错判率必会高出无罪推定。而一旦好人被冤,司法部门不仅要给赔偿,更严重的是,当事人的身心损害无以弥补。

  有罪推定错判率高,执行成本自然也高。错判会使无辜的人入狱。而监禁“犯人”需要监狱,需要看守,需要教育和管理,这些无疑都要产生花费。有资料显示,我国每监禁一名犯人的年平均费用,大约为10000元,如果把修建监狱的成本计算在内,这个数字会超过14000元。而这些成本,在无罪推定下显然是不存在的。

  不错,有罪推定不仅会伤及无辜,同时司法成本也高,但尽管如此,我却担心放弃有罪推定后,会让某些贪官逃脱法律的制裁。尤其在当下中国,官大权势也大,加上作案诡秘,把柄不会轻易落在别人手里。因此,若一味地搞无罪推定,则难免会有漏网之鱼。

  行文至此,我想到了党内的纪检制度。有人说,中国建设法治国家,法律面前就应人人平等。既然现在公检法一应俱全,何必再另设一个纪检委呢?是的,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按理讲,有了公检法,纪检部门似无大的必要。而且贝克尔-施蒂格勒模型(BS模型)也说,一个好的司法体系,只要有法庭执法就足够,不必寻找其他执法方式。

  问题是,中国目前法治并不健全,而且BS模型的成立也有前提,其中之一,就是法庭执法要有最优的阻吓力,使所有犯法的人坏处大于好处。可现实情况却是,有人犯了法,法院却未必能拿到证据,比如行贿受贿,若双方攻守同盟,来个死不承认,法官再威严,也治不了人家的罪。违法得不到惩处,法庭又无能为力,因此,中国设立纪检委,实在是高明之举。

  纪检委不同于检察院,检察院拘留嫌疑人,有严格时间限定,规定时间内拿不出证据,就得放人;而纪检委对嫌疑人不是拘留,而是“双规”,“双规”没有时限,而且是有罪推定。比如某人被纪委“双轨”,除非他真的清白,不然,无论他多么狡猾,怎样守口如瓶,纪委若不查个水落石出,绝不会善罢甘休。反正时间有的是,他一月不说,就“双规”一月;一年不说,就“双规”一年。

  有个真实的例子。某省纪委接到群众举报,告某官员受贿。起初,纪委掌握的受贿金额是3万元,将其“双规”后,办案人员多次与其谈话,对方都百般抵赖。双规至半年,嫌疑人开始有些顶不住了,办案人员给他讲,我们知道你受贿了3万,铁证如山,还是你自己说吧。对方一听纪委只掌握3万,于是就交待了3万。哪知他交待的3万,与纪委掌握的3万不一回事,办案人员再穷追猛审,最后查清的受贿金额近300万。

  想想吧,假如中国没有纪检委,而纪检委不搞有罪推定,不知会有多少贪官逍遥法外。因此我的看法,司法诉讼可转向无罪推定,但纪检监察则应继续沿用有罪推定。笔者以为,那种轻言放弃有罪推定的主张,不仅不切实际、脱离国情,而且还可能给坏人以可乘之机。

  最后再强调一点。司法诉讼实行无罪推定后,政府的法律援助要跟着到位。中国封建社会,历来是衙门八字开,有理无钱莫进来。如今我们是人民法院,若是有人请不起律师,或者无能力调查取证,那么政府就得雪中送炭,提供司法服务。本来,维护社会公正就是政府的职责,还望政府能把这份责任担起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8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