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议“政府求公平”  

2007-01-05 22:02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笔者曾在本专栏撰文指出,企业求效率、政府求公平。最近,不少读者发电邮给我,问政府如何求公平?要答复读者,虽说不上有何锦囊妙计,但让我列三、五条建议,倒是易如反掌。眼下的困难,是如何理解“公平”。若是对公平的理解不一,即便给出答案,怕也是文不对题。

  的确,公平是一种价值判断。由于文化背景、利益取向、收入状况不同,人们的公平观往往大相径庭。比如你到长安街去问路上行人,何为公平?三个人,没准会有四种答案;我查阅过一些文献,发现专家对“公平”的看法,也五花八门、莫衷一是。笔者有自知之明,不敢贸然给“公平”下定义,但有一点却明白,知道现行“公平定义”的缺陷在哪里。

  学界看公平,大致有三个角度:一是结果公平;二是机会平等;三是起点平等。从结果看公平,是经济学的常规方法,人们熟知的基尼系数,就是一个衡量收入差距的指标。用基尼系数度量公平,反映的是收入平均化的状况。经验表明,基尼系数大于0.45,即是收入差距过大,可能是不公平。但反过来,收入均等也未必就公平。比如你比我能干,贡献也比我大,而我拿的钱和你一样多,这显然对你不公平。

  机会平等貌似公平,但若起点不平等,机会平等也不是公平。假如有一幅名人字画拍卖,你我都有机会参加竞买。不同的是,你整天游手好闲,却靠祖上的遗产富甲一方;而我先辈一贫如洗,自己勤扒苦做,收入仍不及你九牛一毛,尽管我比你懂得欣赏字画,可和你争,我买到字画的概率是零。再比如,政府斥巨资建体育馆,并免费向公众开放,说起来,大家享用体育馆的机会平等,但若体育馆建在城市,那么对乡下的农民就不公平。

  可见,机会平等是否公平,关键要看起点是否平等。问题在于,起点平等只能是理论的抽象,真实世界不可能有。参加歌手大赛,宋祖英嗓音甜美,你五音不全,而要求宋祖英与你起点平等,天下没这个道理吧?你天生聪慧,我愚笨如牛,一起参加高考,我要你像我一样蠢,你肯定也不答应。其实,五个手指伸出来不一般齐,人的秉赋不同,要求起点平等,对秉赋高的人,本身也是不公平。

  说过了,我能指出现行“公平定义”的不足,但却不知该怎样定义公平。近来日思夜想,一直有个疑问:公平是否就不能被准确定义?或者说,公平的标准本来就不该由政府来设计?定义不清楚,想设计也设计不了。这当然不是说,政府对公平就束手无策。我是说,公平虽然不能准确定义,但反过来,不公平的事却很容易看得出。尤其对身边的不公平,人们通常有高度的认同。

  举例说,高考分数线的划定。对边疆民族地区录取线偏低,大家没意见,而对北京地区却大为不满,是为何故?因为北京考生得天独厚,不仅有一流的教学设备,而且有一流的师资,可录取线反而比外地低,于是大家认为不公平。前几年,有外地家长为把孩子户口办进北京,来北京买房置地,结果政府一纸禁令,围追堵截,查处高考移民。这其实又加剧了不公平。

  搞市场经济,一定会有收入差距。别以为收入有差距就是不公平,其实老百姓并不这么看。你诚实劳动、守法经营致富,大家羡慕你;你走私贩私、制假卖假,大家痛恨你;你以权谋私、受贿敛财,大家反对你。后两种人损人利己,搞的是邪门歪道,当然不公平。还有,即便是合法致富,但倘若收入差距过大,有人挥金如土,有人饥寒交迫,人们也会认为不公平。

  再说城乡差别。现行的户籍制度,限制人们迁移自由,不仅对农民不公平,而且对农民子女也不公平。比如义务教育,本来是由政府免费提供,不论城乡,孩子上学都应一视同仁。可现实却是,城里的孩子不交钱,而农民工子女要交借读费。同样是医病,城里人可以报销,农民要自己掏腰包;同样是养老,城里人有社保,农民却只能养儿防老;城里修路政府拿钱,农村修路却让农民集资。

  诸如此类的不公平,若非有意视而不见,谁都可以再列举一串。有趣的是,学界不能恰当界定公平,但平民百姓却看得透彻。这就应了那句古话,“公道自在人心”。如果将此再推展到政策层面,其含义是,政府求公平,大可不必事先设计出什么框框,而是要相机调节,不断消除多数人认定的不公平。这样看,政府求公平,就只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不可一蹴而就,也不能一劳永逸。

  此分析若是成立,那么现在可回答读者的问题。政府求公平,我的看法,是政府要把握好三个原则:第一,要以民意为依归。对社会普遍反应的不公平现象,政府必须及时化解。第二,要优先照顾弱势群体。市场经济下总有收入差距,有差距不要紧,要紧的是政府必须对低收入者予以补贴。第三,要维护平等竞争的权利。当前的户籍管制,行政垄断等,都有悖平等竞争原则,政府应当尽早解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