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扶贫助弱 多做少说   

2007-01-12 10:49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小时候读三字经,倒背如流。而且对开篇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两句,从不怀疑;后来进大学读经济,知道亚当·斯密的“经济人假设”,说人性自私,则大惑不解。问过教授,教授说,要推断人的经济行为,就应做如此假设。

     “性善”到底是否为人类与生俱来,非本文重点,不讨论。人到中年,经历的事多,见过光明磊落的君子,也遇过心底阴暗的小人。但不论哪一类,我个人的看法,多数人都有同情心。古代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,现代乐善好施的阔佬,不是说他们都有高尚的情操,但用同情心解释其善举,不会错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  是的,同情心是人类的天性。敢打赌,假如有人撰文,大声疾呼政府加多穷人福利,不管用何理由,那怕是信口雌黄,拍手叫好的一定多;相反,若有人不识时务,指出其逻辑纰漏,就算说得对,那也会千夫所指,被骂得狗血喷头。现成的例子,当年萨切尔为医治英国“福利病”,曾有意削减福利、平衡收支,结果触犯众怒,连她的母校牛津大学,都不肯授她荣誉博士学位。

       所以我担心,我们今天讨论扶贫,会不会一样缺乏理性。扶贫我当然赞成,但以国家现有的财力,究竟怎样做才能既帮助穷人,又促进社会和谐,是重要问题,需要冷静处理。遗憾的是,当下学界关注的重心,似乎是在收入差距方面。参加了几次学术沙龙,听学者谈“差距”,眼界大开,没想到,会有人把基尼系数计算出67个结果来。

       佩服这些学者肯下苦功,也不否认他们研究的意义。但我不明白,过多地张扬差距,对社会和谐的好处在哪里。中央提出构建和谐社会,无论如何,是要提升国民幸福指数,而不是走回头路,去搞平均主义。何况经济学已证明,收入与幸福并不是一回事,诺奖得主卡尼曼教授作过调查,美国人的收入与50年前比多了三倍, 但今天美国人的幸福程度,却并不见得比战前高。

       其实,幸福是一种主观感受。幸福不仅来自收入,也来自人们比较的参照。说我个人的经验。早年在老家种地,面土背天,煞是辛苦,但那时只要能吃饱肚子,就会觉得幸福。为何?因为经常挨饥抵饿,对比的是穷日子。改革开放后,人们丰衣足食,不承想,不满足的人反而多了,端起碗来吃肉,放下筷子骂娘。何故?原因是比较的参照变了。我现在做教授,月入数千,比之从前心满意足;但若硬要我去跟那些日进斗金的明星大腕比,岂不会郁闷得要跳楼?

      幸福来自比较的参照,相信读者都有类似的经历。比如你去一家小店就餐,一杯清茶收你30元,你也许会不乐意;但当你到五星酒店,同样一杯清茶,收你30元为何可以接受呢?原因是你觉得五星酒店的环境与服务好,物有所值。但只要你这么看,就有了固定的参照,而且一旦形成,将会影响到你日后的幸福感受。读过奚恺元先生的大作,书名忘了,但他介绍芝加哥大学塞勒教授的一项实验,有说服力,恕我借用一下。

      塞勒教授设计了一个场景,一帮躺在海滩上的朋友想喝啤酒,刚好切尼要去附近的杂货店办事,于是说,他可去买啤酒,但不知大家多少钱一瓶可接受,经过合计,最后出价是15元。切尼又问,如果杂货店不卖,而去旁边的酒店买,各位肯出多少钱?又一番合计,出价竟是265元。想问读者,啤酒是标准品,从不同的地方买同样的啤酒,出价为何会有差异?答案是,人们对比的参照不同。

      跟下来的试验,是切尼以两元的价格买回了啤酒。起初他告诉朋友,说啤酒是从酒店买的,大家听了很高兴,比预期的价格低,认为是得了便宜,于是开怀畅饮;可没等大家喝完,切尼道出了真相,说啤酒是买自杂货店,结果大家垂头丧气,一个个都觉得吃亏。有趣吧,同样的啤酒,同样的花费,只要说出不是买自酒店,人们的幸福感则陡然消失。

      这又我想起当年“忆苦思甜”。今天的年轻人不知,在我的中学时代,学校常有忆苦会。主讲人都在旧中国生活过,苦大仇深,他们讲日本人在中国如何烧杀抢夺,讲国民党如何横征暴敛,讲地主老财如何欺压穷人,辛酸的故事,曾令我泪流不止。于今回顾,当年的忆苦会,让我受益良多。至少,在当时缺吃少穿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  写到这里,回头再说扶贫。我的观点,扶贫助弱,政府当然应竭尽全力。但困难在于,政府不会点石成金,财力所限,不可能让穷人一夜脱贫,所以要改善穷人的状况,必须逐步来,不能急,也急不得。既然如此,学界当前要做的,应是引导人们正视差距,通过勤奋劳动缩小差距。而不是相反,过度地渲染收入差距、鼓励攀比。那样做,除了博得掌声,助长仇富心理,对社会和谐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  空谈误国。真正关心贫弱群体的学者,应该拿出点管用的办法来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