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考核政绩要有新标准  

2006-12-29 21:19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内容提要】朱镕基曾说,现在我们很多领导同志,对政府职能是什么并不清楚。政府做了很多不该由政府做的事,而很多应该由政府做的事又没办好。并说这种现象,是政府的角色错位。倘是如此,政府扮错了角色,做了一大堆不该由政府做的事,那么再苦再累,也就与政绩无关了。

   当干部要看政绩,故为官者都很关心政绩考核。然而关心的人越多,考核政绩的标准就越重要。俗话说,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。上级如何考核,下级就如何努力。比如过去科举考八股,大家都在八股文上使劲;现在升学考数理化,学子们又在数理化上下力。政绩考核就如同指挥棒,它决定着政府的选择取舍。

  无需讳短,政绩考核我们有训。计划经济时期,上级重产值,于是下级就不惜代价,追求产值。为了增加产值,拼命上项目、铺摊子。人们今天所批评的那些盲目上马现象,其实与重产值的考核方法不无关系。据报载:豫西有个豫灵镇,人口6万,干部为了追求政绩,借钱上项目,负债竟达1亿多元,人均债务1600多元。按目前的还款速度,还清债务至少需要100年时间。如今,这些项目终因背离市场规律,只能昙花一现,政绩工程成为典型的害人工程

再有,就是数字造假。由于上级要看产值,比数字,能借到钱的,纷纷上项目;借不到钱的,就做数字文章。湖北有一国家级贫困县,集老区、库区、贫困山区于一体,在整个库区,10多万库区移民,人均纯收入才1100多元,其中3.7万人,人均纯收入在530元以下。然而数字造假,却使该县一举成名。1996年,工农业总产值同比激增20亿元,增幅38.4%,农民人均纯收入猛增713元,增长47.7%,1997年,进入湖北省经济综合实力十强县;1998年,工农业总产值过百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达2545元,蝉联十强县之冠。数字造假,当官的是得了好处,可群众却苦不把浴?

是的,对政绩考核,确有再研究的必要。所谓政绩,政府的业绩也。那么政府应有哪些业绩呢?这个问题,显然又与政府职能有关。可是,时下人们对政府职能,看法并不一致。记得朱镕基曾说,现在我们很多领导同志,对政府职能是什么并不清楚。政府做了很多不该由政府做的事,而很多应该由政府做的事又没办好。并说这种现象,是政府的角色错位。倘是如此,政府扮错了角色,做了一大堆不该由政府做的事,那么再苦再累,也就与政绩无关了。

  那么,政府职能是什么呢?这个问题笼统地问,还真不好回答。在经济学大师亚当·斯密看来,政府最好什么也别做,只当个守夜人,晚上别人睡觉的时候,他出来打一打更,看一看门就可以了。到了凯恩斯时代,政府的责任更大了,要管的事也更多了;这个时候,看门的老头变成了居委会的老太太,不仅要协助民警搞治安,遇上邻里纠纷、婆媳吵架,还得出面调解一下,或者为下了岗的女工联系个工作,替生活特别困难的家庭争取点救济等等。后来,福利国家兴起,政府从摇篮到坟墓,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,它都要管一管。相比之下,这个时候的政府,更象一个家庭保姆,买菜做饭,带小孩防止小偷,都是政府的职责。不过,无论政府怎么忙,政府始终扮演的是配角,充其量,只是一个管家。

 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他的《自由选择》一书中写到,政府的职能主要有四个:保证国家安全、维护司法公正、提供公共产品、保护和帮助贫困人员。维护国家安全和司法公正,这样的工作必须由政府来做,因为除政府之外,没有任何其它组织和个人能承担起这些职责。这里的道理,大家都明白,也就不用赘言。至于提供公共产品与扶贫,倒是应多说几句。

  公共产品最显著的特点,是它的消费没有排他性。比如你掏钱建路灯,为过往的行人提供照明,行人享受了你的服务,照理他们应该付费,以弥补你建路灯的成本。但若你真的去收费,那可就难了。也许会有人说,我自己能走这段路,根本不需要你照明,你要向我收费,那是强买强卖;甚至还有人说,我的眼睛怕光,根本不愿见到路灯,你在这里弄了盏路灯,损害了我的眼睛。这样一来,等价交换就玩不转了。由此造成的后果,就是没人愿意去建路灯。所以,类似路灯等一类的公共产品,就应由政府来提供。

  关于扶贫,这其实是政府职能的应有之义。市场经济讲究效率优先,兼顾公平,谁来兼顾公平?当然是政府。政府有四大宏观经济目标:充分就业、稳定物价,追求适度经济增长,维持国际收支平衡。而充分就业是第一位的,何以如此?因为失业会增加贫困,贫困会危及稳定。对政府而言,稳定始终要压倒一切。因此,建立扶贫和社保体系,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  明确了政府职能,考核政绩也就有了依据。看一届政府是否称职,重点也就看四个方面:一是国家安全:对地方政府来说,保证国家安全,主要是看社会稳定状况。比如对当地黑恶力、非法组织,是否打击得力;二是维护司法公正:就是看是否存在司法腐败,是否存在人为的冤假错案;三是公共服务:主要看公共设施与社会危机管理的水平;四是扶贫。对此,既要重点考核社保体系是否健全,又要看普九教育的落实情况。

  除此以外,现行一切与政府职能无关的指标:如产值、利税、项目等等,都要坚决予以废止,惟有如此,政府才能真正放手去做自己的事,到位而不越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