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键是落实转让权  

2006-12-29 21:17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内容提要】如今的中国,也在建设法治国家,公民财产,也受法律保护,可让人不解的是,当耕地被不公平征用时,为何农民不像那位德国磨坊主那样,也拿起法律的武器,去捍卫自己的利益呢?表面上看,好像是农民不懂法,或者是法治观念淡薄。但想深一层,事情并非如此简单,关键在于,农民本来就不具有对耕地的产权。

   最近几年,我时常听说有农民因耕地被占而群体上访。几个月前,我到南方某地讲学,中场休息时,几十个农民围住我,希望我能仗义执言,代其状告当地政府强征耕地、且补偿不足的行为。此类事件,我想并非个案,一定带有普遍性。

  农民的耕地被征用,为何得不到合理补偿?有人解释说,是政府强势,农民弱势,农民与政府的地位不平等;也有人说,由于中国没有土地市场,土地转让没有市价做尺度,怎样补偿农民算合理,谁也说不清。还有人说,政府为公,农民为私,土地原本公有,政府要征用,给多少补偿,当然是政府说了算。以上种种,听起来有理,但细想却经不住推敲。我的看法是:耕地被征用而得不到合理补偿,惟一的原因,就是农民的耕地产权没有明确界定,因而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护。

政府与农民,究竟谁是强势?此问题不能一概而论。若是人治社会,当然是皇权至上,政府处于绝对的强势。可法治社会,讲究的是平等。无论达官显要,还是布衣百姓,在法律面前,谁都不能有特权。哪怕你是总统,违法也一定要受到追究。我手头有一份材料,说的是德国皇帝威廉一世与一个普通磨坊主的故事。威廉一世做皇帝后,在柏林附近的波茨坦建了一座行宫,待行宫建成后,他发现离行宫不远处有一磨坊,影响了周围的景观。于是他派人前去与磨坊的主人协商,希望买下这座磨坊,哪知磨坊的主人死活不卖,结果惹得皇帝龙颜大怒,硬是派卫兵把磨坊撤掉了。第二天,磨坊主一纸诉状,把威廉一世告上法庭,法院不仅受理了此案,而且还判了皇帝败诉。后来,皇帝只好将磨坊恢复原貌,并给予磨坊主赔偿才算了结。

如今的中国,也在建设法治国家,公民财产,也受法律保护,可让人不解的是,当耕地被不公平征用时,为何农民不像那位德国磨坊主那样,也拿起法律的武器,去捍卫自己的利益呢?表面上看,好像是农民不懂法,或者是法治观念淡薄。但想深一层,事情并非如此简单,关键在于,农民本来就不具有对耕地的产权。既然耕地产权不是你的,政府拿走了,别说给了你补偿,就是分文不予,你又当如何呢?哪怕你告到最高法院,法院恐怕也爱莫能助。

  至于说中国没有土地市场,耕地没有市价,政府对农民补偿多少,标准拿不准。作这种解释,不过是政府的托词。既然没有市价作参照,那为啥不给农民多补而要少补呢?说到底,症结还在产权。假如农民拥有耕地的产权,政府出价低了,我农民不卖,产权受法律保护,任何人不得强买,交易不就公平了吗?其实,懂得经济学的人都知道,市场交易的前提有两个:一是社会分工;二是明确的产权。说交易不公是因为没有市价,那是避实就虚,掩人耳目。比如有人一拳打落你的牙齿,却不予赔偿,理由是牙齿没有市价,你会善罢甘休吗?

  是的,明晰农民对耕地的产权,是保护农民利益的根本所在。但这绝不等于说,土地就一定要私有。在现代经济学里,所有权与产权,原本就是两回事。一项物产,所有权可以属张三,产权却可以归李四,两者不仅能分离,而且还并行不悖。举个例子,银行的信贷资金,通常来自储户存款,这些资金的所有权,无疑是储户的。可为何银行发放贷款时,却不征得储户同意,而完全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呢?原因是银行通过支付利息,从储户那里购得了资金的产权。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,产权的确不同于所有权,可以各有所属。由此推理,一项物产所有权公有,也不会排斥它的产权私有。所以,明确农民对耕地的私有产权,是无需改变现行国家或集体对耕地的所有权的。

  产权有别于所有权,是因为所有权强调的只是归属,是法权;而产权则是指除了归属权之外的其他三项权利:即财产的使用权、收益权与转让权。说农民对耕地的产权不清,指的是农民是否拥有耕地的使用、收益、转让权,没有明确的界定。比如我们总在讲,农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30年不变,那么这30年不变的经营权,到底包含哪些权能,是单指使用权,还是也包含收益权与转让权?对此,政府态度至今并不明朗。

  要保护农民利益,就应该把三权统统交给农民。农民没有土地使用权,便无权取得土地的收益;没有收益权,使用权就会一文不名。因为没有人会在收益不归自己时,而徒劳地去耕种土地。有了使用权与收益权,但若无转让权,收益权则会受到压制。比如一块土地,自己耕种年收500,而转租他人可收600,政府征用只付400,倘若你没有转让权,耕地转给谁,不由你做主,而是政府说了算。那么你的收益权,就要大打折扣。

  从我国的现实看,农民的耕地产权,显然是不完整的。目前农民所拥有的土地经营权,充其量只含使用权和部分收益权,转让权仍还在政府手里。假如我们明白了这一点,面对政府征地为何不给农民足额补偿的事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所以,解决这一问题,眼前最要紧的就是赋予农民土地的转让权,并应以法律的形式加以固定。否则,由着政府的性子建开发区,盖楼堂馆所,耕地就会像唐僧肉,政府想征就征,想占就占;对农民的补偿,也是想给多少就给多少。如此,不仅耕地要大量流失,而且农民永远是吃亏受损的那一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