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政府不必事必躬亲  

2006-12-22 20:5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【内容提要】最近出国考察,先去了澳洲,再赴法国。两次考察任务不同,去澳洲是考察政府治理;到法国是考察企业社会责任。聚眼看,一个是政府,一个是企业,两者风马牛不及。可把它们串起来思考,却可以从不同的角度,看同一件事情。

  最近出国考察,先去了澳洲,再赴法国。两次考察任务不同,去澳洲是考察政府治理;到法国是考察企业社会责任。聚眼看,一个是政府,一个是企业,两者风马牛不及。可把它们串起来思考,却可以从不同的角度,看同一件事情。

  政府治理,是上世纪末才流行的一个词。翻遍中英文词典,均找不到解释。在澳大利亚,我们拜访了不少政府要员与大学教授,一路走马观花,有如盲人摸象。不过,20天下来,总算对政府治理有了整体的感知。所谓政府治理,就是将过去政府的某些职能,分离给非政府组织或企业去执行。用规范一点的话说,就是财政权集中,决策权分散,执行权下放。

  举个例吧。老年照顾及残疾人服务,属公共服务,过去是由政府亲自打理,一手包办。几年前,澳洲政府为了提高服务效率,把照顾老人的事,交给了非政府组织——社区家庭服务机构。家服机构受托后,再公开招标,将其转包给私人养老院。如此一来,政府要做的,就是认定家服机构的资格,提供资金并制定服务标准。而家服机构直接对老人负责,并对养老院的服务予以监督。

  别以为这是小的改变。从理论层面看,它改写了经济学一个约定俗成的原理。以往经济学家大多认为,在公共服务领域,市场会失灵,所以公共服务得由政府供给。于是古往今来,政府都是公共服务(品)的直接生产者,不仅要出钱,而且还办企业。而澳洲的做法却表明,公共品也可由私人生产,政府只需花钱购买,照样能免费供给消费者。换句话讲,公共品的提供与公共品的生产,不仅可以分离,而且可以并行不悖。

  无独有偶,对“公共服务”的处理,法国也是如出一辙。在法国考察,所到之处主人都会与我们大谈“企业的社会责任”。言下之意,就是企业应替政府分担一些社会职能。盲拳打倒老师傅。若说企业办社会,我们当是行家。早先,中国企业办医院、办学校,办公安,除了火葬场,其它几乎一应俱全。后来国企改革,好不容易才把社会职能剥离开,可为何法国反行其道,规定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呢?

  原来,法国的企业办社会,与我们有所不同。重要的区别在于,中国的企业办社会,政府一毛不拔,企业不仅出力,而且还得贴钱;而人家法国,企业只管办事,但钱却由政府给。比如法国政府把安全用电与穷人用电的事,全权交给了法电公司,而政府只负责提供资金支持。为防日久生变,政府还郑重其事地与企业写下合同、签字画押。有了合同,一旦有谁违约,双方便可对簿公堂,请法院依法裁断并追讨赔偿。

  由此观之,不论是澳洲的政府治理,还是法国的企业社会责任,说法虽不同,但两者却异曲同工。是的,公共产品的提供,政府大可不必亲历亲为、一竿子插到底。钱可由政府拿,但事未必要政府办。其实,非政府组织或企业,比起政府来更懂得花钱办事;在市场运作方面,也要高出一筹。再说,它们更接近平头百姓,又拥有自己的客户资源,从这方面看,放手让非政府组织(或企业)经营公共品,恐是上选之策。

  另有一点重要。把公共品生产交给企业,可以大大改善公共服务。过去,政府自己生产公共品,即便偷工减料,旁人也不得而知。刀锋砍不着刀把,公共服务再差,政府也不可能罚及自己。若是决策权与执行权分开,政府只管定盘子,让非政府组织或企业负责具体操作,这样,政府就可超身事外。只当裁判不打球,政府就说得起话,管得了人。不仅会乐意接受公众投诉,而且还可与民间机构一起,对公共服务施以监督。

  回头再说中国。中央最近重申,要改革政府行政管理体制。但究竟怎样改,大家有不同意见,可以充分讨论。过去的做法,政府遇到管不好的事,通常不是放权,而是让主管部门升格。安全生产出纰漏,国家安监总局副部升正部;质量监督出问题,国家质检总局副部升正部;市场秩序混乱,国家工商总局副部升正部。这个做法,无疑是加大了行政管理成本,与市场经济小政府、大社会的改革取向,也大相径庭。

  其实,治国与治家有某些类似。倘若做父亲的管不好自己的孩子,你说他会怎么办?聪明的人会去求助学校,邻居、甚至公安。至少,天下不会有这样蠢的父亲,自己管不好孩子,就要求辈份升格,由父亲变成爷爷。这样,岂不是会贻笑大方?所以靠政府升格改善管理,实在不是高明之举。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澳洲与法国的做法,难道对我们没有一些启发?

  我绝不主张照搬西方,不过,人家有好的经验,实践证明又行之有效,我倒是觉得应该借鉴的。退一步讲,即使吃西药水土不服,将来还可以再吃中药。记得早几年,深圳市就开始尝试“行政权三分”的改革,深圳能做成的事,其他地方未必不能做。关键是政府要舍得分权,善于放权,若无一点胆魄与气度,不敢第一个吃螃蟹,只怕行政管理改革又是新桃旧符,走走过场了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