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东京的博客作品

与思想者同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

职业:教授 位置: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 个性介绍: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湖南安乡人。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,获博士学位。长期从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,担任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班主讲教员。著有个人专著《国际投资论》、《中国经济难题》等多部,近年来撰写出版的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学》、《与官员谈中国经济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政策》、《与官员谈经济学名著》、《与官员谈西方经济史》等,在国内广大党政官员中引起强烈反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工业何以反哺农业  

2006-12-14 12:26:19|  分类: 求解三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【内容提要】中央政府作决策,往往高屋建瓴,制定的是大政方针;具体如何落实,就得靠地方拿思路。比如工业反哺农业,这个大方向中央已定,至于反哺的办法,各地情况千差万别,中央政府不可能越俎代庖,帮你娶媳妇,还保你添孙子。所以在操作层面,就需要地方政府开动脑筋,各显其能。    

  政府要让工业反哺农业,我举双手赞成。问过身边朋友,也未见有谁反对。不过问深一层:工业如何反哺农业?对方却不容易答得出。听说云南某地方做得好,经验可取,年前专程去讨教,结果还是无功而返,没找到满意的答案。 

  在中央党校教书多年,对政府运作不能说懂得透彻,但有一点是明白的。中央政府作决策,往往高屋建瓴,制定的是大政方针;具体如何落实,就得靠地方拿思路。比如工业反哺农业,这个大方向中央已定,至于反哺的办法,各地情况千差万别,中央政府不可能越俎代庖,帮你娶媳妇,还保你添孙子。所以在操作层面,就需要地方政府开动脑筋,各显其能。

  中央不搞一刀切,对地方政府是好事。可地方也有地方的苦衷。在市场经济体制下,资源皆由市场配置,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由来已久,倘是听任市场安排,工业不仅难以反哺农业,就是农村现有的资源,还会源源不断转向工业。经济学家刘易斯曾说,由于工业收益率高于农业,农业劳动力会因此大举流进工业。其实,岂止是劳动力,资金流动也如是。举个例,目前农村居民存款约6000多亿,而对农业的贷款仅3000亿,余下的3000多亿,银行转手贷给了工业。

  是的,今非昔比。当年计划经济,政府一言九鼎,所有资源,都在政府掌控之中。可今天的情况大为不同,银行已归条条管理,地方政府插不上手;何况银行要在商言商,你政府面子再大,若无财产抵押,人家也不会听你使唤。而工业企业,大多经过股改成了独立法人,不仅要赚钱养家糊口,而且还要做大做强,若如此,政府再对企业发号施令,试图用行政手段调拨工业资源反哺农业,肯定也行不通。 

  不过换个角度想,让工业反哺农业,政府并非没有理由。工业化初期,农业对工业的贡献居功至伟,不仅提供了廉价原料,而且通过价格剪刀差,为工业积累了大量的资金。现在工业发展了,反过来支持农业,这原本是顺理成章的事,说白了是还账。可现在的关键,就看政府有何奇招妙法,既能以工补农,又能取之有道。上月在临沧调研,曾与当地官员反复切磋,大家认为政府目前能做的,就是公共财政覆盖农村。 

  骤眼看,让公共财政下乡,似乎与工业反哺农业无涉;但往深处想,此举确实可达殊途同归之效。打个比方,财政资金就像一块蛋糕,切分比例不同,自然要关系工业与农业的利害。过去,财政重点投在城市,工业是直接受益者;若政府改弦易辙,不断加大对农村的预算比重,那么此消彼长,工业占用的财政份额就会减少,客观上,也就起到了工业反哺农业的作用。更重要的是,财政预算捏在政府手里,只要政府下决心,就很容易做得到。

   难题在于,公共财政覆盖农村,只能改善农村基础设施。农民所缺的生产资金,财政却爱莫能助。近些年,政府贴息,由农信社向农民放小额贷款,就事论事,小额信贷一定程度上替农民解了燃眉之急。但美中不足是,贷款额度小、周期短,仍难满足农民的需求。笔者参观过临沧市幕布村的几个养殖专业户。据农户说,当地农信社贷款最多两万,若额度能放大到5万,他们的收入即可翻番。而凤庆县的茶农说,种茶一般是3年回本、5年赚钱,可农信社要求当年还款,钱不好借,茶农告贷无门。 

  我理解农民的难处。但设身处地想,面对亿万农户,若无商业银行出手,仅靠农信社单打独斗,终究是势单力薄,孤掌难鸣。再有,工业反哺农业,不只是农业要得到银行支持,更要紧的,是农业要分享工业的利润。不然,工业反哺农业,就只是空口白话,落不到实处。在这方面,临沧市有初步探索,而且小有成效。限于篇幅,这里只能简单地说。 

  银行不给农民贷款,原因有二:一是与工业企业比,农户的贷款额度较小,而对银行来说,放贷的手续,却一个环节也不能落,故农业贷款的相对成本,要比工业高;二是农户分散,信息不对称,加上没有财产质押,所以农业贷款的风险,也远比工业大。针对这一情况,临沧耿马糖厂独具匠心,想出了个一箭双雕的办法。一方面,由糖厂出面担保,替农户从银行贷款;另一方面,糖厂与农户签合同,允许农民秋后用甘蔗抵贷。 

  耿马糖厂的试验,一手托两家,既免却了银行的风险,又满足了农民的资金之需。要指出的,糖厂与农户签订的那个还款协议,实际是企业签给农民的订单,只要农民照单种植,糖厂便照单全收,优质优价,童叟无欺。所以两年多来,此法大受农民的欢迎。笔者以为,这种“龙头企业加银行、加农户”的运作方式,虽算不上尽善尽美,但作为工业反哺农业的一个思路,的确值得关注。 

  再多说一句。我个人的观点,工业反哺农业,治本的办法是调节工农产品的比价。现在农产品价格偏低,说到底还是供大于求。若政府在严格保护耕地的同时,补贴部分农民休耕,减少农产品供给,价格就可涨上去。若如此,工业让利给农业,才能真正靠得住。不知读者朋友怎么看,愿听各位高见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